潘阳首次出书,为什么吐槽父亲潘长江是“最陌生的亲人”?

潘阳首次出书,为什么吐槽父亲潘长江是“最陌生的亲人”?

文化客 内地女星 2019-09-17 09:37:50 191

潘长江之女、演员潘阳近日又添作家新身份,其首部图书作品《有趣有品有种》正式由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出版。首发式现场,潘阳好友蒋小涵、关凌到场助阵,分享了鲜为人知的潘阳生活面,谈笑之间姐妹情谊呼之欲出。

三位好闺蜜还根据各自性格特点分别认领了书名中的三个“标签”:关凌—有趣,蒋小涵—有品,潘阳—有种,并坦承做了妈妈之后,闺蜜聊天的更多话题是孩子、家庭。据悉,这本《有趣有品有种》潘阳酝酿三年,写写停停、修修改改,终于面世,父亲潘长江为书写了推荐序。

书中主要讲述作者关于梦想、生活、工作、亲情、友情等的故事和态度。现场,潘阳讲述出书缘由:“因为平时喜欢在朋友圈、微博写点生活感悟,有朋友说你可以把这些汇集起来直接出书了。我觉得这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警示和成长的过程,更希望能给读到这本书的读者一些启发和鼓励。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杨文杰

经版权方授权,文化客特选登《有趣有品有种》部分内容,以飨读者。

潘阳:老潘给我取名太凑合

老潘给我取名字的时候,纯粹是因为懒得动脑筋,拿他和我妈的姓很随便地凑成了一个名字。最后可能他也为自己的敷衍感到不好意思了,就把“杨”字改成了“阳”字。好了,大功告成。为了体现他的睿智,他无数次强调我这名字有多好:好听,好记,好写,寓意也好。总之,完美无缺,分分钟秒杀那些煞费苦心想出来的“故作高深”“拗口难写”的名字。

我小时候异常天真,每次听到他这样说,就特别满足,特别自豪,发自内心庆幸自己拥有一个宇宙第一好的名字。

长大后,知道了真相,有好长一段时间,我都在抱怨老潘和我妈的不负责任,名字事关一个人的形象,甚至会极大地影响一个人的内在,他们怎么能够不征求我的同意就随随便便给我取了个这么随随便便的名字呢!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却越来越喜欢这个名字,并自作主张地赋予“阳”字新的寓意——暖阳。

是的,我想做一轮暖阳,照亮自己,温暖别人。

生命是寂寞的,如同在荒野中行走;生命是苍凉的,如同在冰雪中前行;生命是艰辛的,在痛苦中轮回挣扎。没有人能逃脱这种宿命。我自己也是这芸芸众生中的一员,同样感受着寂寞、苍凉和艰辛。也不知哪里来的胆子,竟不知天高地厚地做起了狂妄的梦,想要为寂寞、苍凉而又艰辛的生命,播撒千万道阳光,照亮自己的路,温暖别人的心。我想让生命在旅程中,一路花香,芬芳扑鼻。

记得上学的时候,老师给我们讲过这样一个故事:有一天,苏东坡与损友佛印和尚相约见面,由于闲得慌,苏东坡对佛印说:“以大师慧眼看来,吾乃何物?”佛印说:“贫僧眼中,施主乃我佛如来金身。”苏东坡听朋友说自己是佛,嘚瑟得不得了。再看佛印这个胖子,就忍不住想打趣他一下,笑着说:“然以吾观之,大师乃牛屎一堆。”佛印听苏东坡说自己是“牛屎一堆”,也不生气,只是淡淡地回一句:“佛由心生,心中有佛,所见万物皆是佛;心中是牛屎,所见皆化为牛屎。”噎得一向巧舌如簧的苏东坡竟无言以对。

我一直记得这个故事,是因为这个故事说出了一个让我觉得很值得思索回味的道理:心里有什么,才能看见什么。心中有佛,万物皆佛;心中有爱,万物可爱;心有暖阳,能暖万物。

但是,想成为一轮暖阳,真不是嘴上说说就能做成的事。首先你得自己内心温暖吧,一个连自己都照亮不了的人,拿什么去照亮别人,用什么去温暖别人?

内心温暖的人,一定有一颗柔软善良的心,对待住在他心中的人,会温和柔软;对待旁人,也会温和友善。他们摆不出冷漠脸,说不出拒人千里的话,在能帮助别人的时候,也不吝惜。他们因为心地善良,体贴周到,凡事愿意为别人着想,更不喜欢为难他人,于是,在举手投足、一言一行间,不自觉地就流露出内心的善意和涵养,让人感觉如沐春风。和这样的人相处,会少很多莫名其妙的纠缠、误会、冲突、矛盾,只感到轻松而舒适。

内心温暖的人,一定拥有丰沛的爱。得到过爱的人,才有爱自己和爱他人的能力,感受过温暖的人,才懂得用温暖去温暖自己和别人。他们懂得用让别人感到舒服的方式主动去关怀别人。对他们来说,爱是慷慨的赠与,而不是斤斤计较的交换,更不是居高临下的施舍。他们不会对拥有的爱患得患失,无所适从,也不会像孩子一样总担心突然一瞬间全世界都不再爱自己。内心的坦然和坚定,让周围的人觉得踏实无比。

内心温暖的人,生命的质地厚重而浓烈,看待问题不粗浅,待人接物不粗暴,处理事情不粗陋,人生三观不粗俗。他们很容易感受到幸福,也愿意将幸福传递给别人。他们不用有色眼镜看人,懂得众生皆平等,懂得敬畏生命,保持初心,禁得起岁月沧桑的慢慢煎熬,蜕变成生命独有的美丽。

我愿做一个温暖的人,做光阴魔术师,将岁月里的凝重、苦涩,幻化成爱心与温暖,轻轻浅浅地播撒进他人心中。

我是潘阳,愿做你心中那轮暖阳,在不经意间,洒下一道道柔光。

(原文标题:心有暖阳,才能一路花香)

潘阳:年轻时一度很“嫌弃”父亲潘长江

曾经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认为,在所有的亲人当中,我跟老潘的距离是最远的。我说的距离,既是指空间距离,也是指心理距离。尽管,我们是父女,这种被称为世界上最亲密的关系。

我小时候,老潘因为工作的原因,常年不在家,观众见他一面可比我见他一面容易多了。不常见面的父女,加上一个严肃,一个内向,一不小心,就成了最陌生的亲人。

我小时候特别不愿意成为焦点人物,恨不得当隐形人,所以,我特别介意自己有一个“名人”爸爸。我总觉得,他身上的光环,会让我暴露在众人的目光下,被过度关注,被审视,那种感觉让我浑身不自在。于是,老潘好不容易在家的日子,我也不愿意他去接我放学,更不愿意他去参加家长会。

可是,年少的心思是多么矛盾啊!我虽然“嫌弃”老潘,却也渴望爸爸的爱,那是我藏在毫不在乎的外表下,隐秘而微疼的心事。但长时间的疏远让我越来越不知道该怎么去接近老潘,我也不知道如何让老潘关注我,走近我。我承认,我是个别扭而疏离的女儿。

在敏感而别扭的年纪,难免会因为这份既渴望又遥不可及的父爱而失落,有时候甚至觉得,老潘的心里只有他的事业,哪里会有我这个女儿的位置啊!

瞧,我离老潘的血缘那么近,却又距他的心灵那么远,多么矛盾的关系!

但真相的出现令我有些措手不及。

那年,我十七岁,独自去国外读书。偌大的机场,人来人往,有人脸上带着不舍,有人眼里溢满喜悦,只有我,拖着巨大的行李箱,脸上一派风平浪静,心中一片失落唏嘘。老潘和我妈一起送我到机场,我妈一会儿抹泪,一会儿强装笑脸,弄得我心里很不是滋味。还好老潘仍然一脸严肃,在我眼里还带着几分疏离淡漠,让我终于绷住了脸没哭出来。

我不愿意在老潘面前掉眼泪,心里想着:“我才不拿热脸贴冷屁股!”

可是,我到了国外后,打电话回家时,我妈告诉我,那天,我刚通过检票口,老潘的眼泪就冲了出来。我惊呆了!谁?老潘?!不苟言笑的、拒人千里的、疏离淡漠的老潘,居然因为我的远行而掉眼泪!如果不是我亲妈说出来,打死我都不信的!我妈还说,他们送我的那天,回到家,两个人不敢交谈,不敢吱声,怕一出声,就要哭出来。还有,自从我出国后,他们出去吃饭,从不敢去跟我一起去过的餐厅,也不敢点我喜欢吃的菜,就怕睹物思人。

“啧啧,我只是出国而已啊,又不是去了外太空!”我假装没心没肺地笑我妈,其实,心里已经弥漫起一片暖意,这份暖意又滋生出了一片潮湿,弄得人怪难受的。“老潘,原来我在你心里是有位置的,那位置似乎还挺重要。”我在心里有些得意地说。

仗着这个特殊的地位,我心里有了底气,开始主动跟老潘套近乎。我开始关心他的身体,给他买礼物,尝试跟他说我心里的一些想法。尽管仍旧无法像亲密的父女那样相处,但至少不再是“陌生人”了。

后来,我唱歌,拍戏,上节目,跟老潘成了同行,与他有了更多的相处机会,也更加能够设身处地地理解他——把欢笑留给了观众,只能把压力留给自己;把轻松留给了观众,只能把严肃留给家人;把时间留给了荧屏,只能把背影留给家庭。

每一行有每一行的不易,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不易,老潘,自然也有他的不易。只是,他从来不说。他的心里,大概也有那么一块地方,别人进不去,他自己出不来。于是,即使跟最亲的人之间,也有距离。

想缩小距离,就一定要有人走近对方,我愿意做那个主动走近的人。我开始主动跟老潘开玩笑,做了妈妈后,有些以前说不出口的贴心话,竟然也能够自然地说出来了。老潘也变了很多,不再总绷着一张脸,在社交平台上也越来越多地与我进行轻松幽默的互动。花了二三十年的时间,我们终于回到了原点,成为亲密的父女。

人生真是奇妙,原本应该是最亲密的两个人,有着割不开的血缘关系,却因为忙碌和矜持,让彼此之间遥不可及。而有一天,一旦放下了矜持,即使彼此所处的空间距离变大了,心与心却跋山涉水聚拢在一起。

原来,心灵的距离并不由空间距离决定。世界上最近的距离,从来都不是形影不离,而是,我在你心里。

(原文标题:世界上最近的距离,是我在你心里)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鼓励,我会继续努力的!

文章地址:

用户邮箱:

打赏金额:USDT

点击”去打赏“,即可进行打赏支持本文章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