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兰妮:“我一直都在人们面前表演”

布兰妮:“我一直都在人们面前表演”

WeLens 欧美女星 2021-08-14 17:17:12 61


据多家媒体报道,美国歌手布兰妮·斯皮尔斯(Britney Spears)的父亲杰米·斯皮尔斯(Jamie Spears)在向法院递交的文件中表示,他有意放弃自己对女儿的监护权。


在经历了一年多的法庭斗争,以及更长时间的争议之后,自2008年以来就一直管理布兰妮生活的父亲杰米终于做出了这样的表态。


布兰妮和她父亲


今年6月,布兰妮在听证会上讲述了自己在长达13年的时间里遭到父亲的“虐待式”控制,指责他滥用监护权,包括使她被迫进行药物治疗、掌管她的全部财务和情感虐待等等。她请求法院解除父亲对自己的永久监护权,“我只想回归自己的生活,我不是来做任何人的奴隶的。”


演出现场的布兰妮


不过,父亲的表态并不意味着布兰妮已经彻底重获自由,他只是表示当时机成熟,他会将监护权有序地过渡给新监护人。但也已经是不错的进展,布兰妮的律师表示:“这是布兰妮的一个重大胜利,也是走向正义的又一步”


当天,布兰妮在自己的ins账号里没有说什么,只是更新了一张漫画,一个被蝴蝶和花朵环绕的女孩背影,两万多条评论里是对她满满的支持和祝福。



这位一度是美国甚至全球范围内最火的流行音乐天后,却在40岁,才拥有了人生的第一台iPad。前些天,她激动地向大家分享自己的喜悦:一直以来她的孩子有iPad,她却从来没有,以前她只有一个小小的手机,现在这个iPad改变了她的世界。



# 陷害布兰妮

 

布兰妮的生活似乎一直被闪光灯注视着。今年年初,《纽约时报》制作的纪录片《陷害布兰妮》(Framing Britney Spears)里揭示了这对这个女孩的影响。


 

布兰妮出生在一个小镇里,家庭并不富裕,父母都是工人,但她从小就展现了唱歌和舞蹈的天赋,父母也乐于帮她实现梦想。


1992年,她入选了迪士尼频道的青少年选秀《米老鼠俱乐部》,并参与了节目连续两季的演出。1997年,16岁的布兰妮与Jive唱片公司正式签约,她充满了干劲和热情地学习和训练,给当时的工作人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父母都很关心她的发展,不过父亲的关心中有几分真心还待考量。他经常酗酒,在很长时间里,都在布兰妮的生活里缺席。他有时会来看布兰妮,但也为了看看自己花费的钱是否值得。一位工作人员回忆道,他对她唯一说过的话就是,“我女儿将来会变得很有钱,他会给我买艘船。”


布兰妮的母亲和父亲
 

布兰妮的成名来得非常快。1998年,布兰妮的首张专辑《Baby One More Time》发行了,首周就登上了“美国公告牌200强专辑榜”的榜首,Baby One More Time这首歌曲后来曾被滚石评价世纪最伟大出道单曲。


1998年,Baby One More Time 专辑封面


在歌曲的MV里,梳着羊角辫穿着百褶裙女孩引起了轰动。据说当时的这个造型,还是布兰妮自己提出的主意。



在当时那个年代,流行的还是男子乐队,但这个充满自信、笑容甜美的女孩很快就收获了人们的喜爱。与成名相对的,是人们无止境的窥探和议论,布兰妮开始不停地陷入了争议的漩涡里,而那时她不过才刚刚成年。

摄影师大卫·拉查佩尔(David LaChapelle)拍摄的布兰妮登上《滚石》封面。


她颇为性感的穿着常常使她处于一种矛盾的争论中。在一些人眼里,她是可以随意调侃的性感女孩——男主持人总是在节目里对她提出带有性暗示的问题;另一些人则对她的性感不舒服,认为本应是甜美少女的她,看起来却又不够天真无邪。

不过,那些争议在困扰她的同时,也促成了她的改变。她开始变得更加随心自由,不试图取悦每个人。
 


她的私生活也必须经受人们的审视。当布兰妮和男友贾斯汀·汀布莱克(Justin Timberlake)分手,在这位前男友的推波助澜下,他们的恋情终结被小报们构陷成全是布兰妮的错,人们不停地质问她到底做了些什么。


与男友贾斯汀


布兰妮的一举一动都成了狗仔们的财富密码,无论出现在哪里,都是闪光灯环绕。最初,布兰妮也很享受,但后来也正是这些将她频频置于痛苦的境地。

 
一切在她与凯文·费德勒(Kevin Federline)结婚生子后,愈演愈烈。她被形容为一位糟糕的母亲,无论何时在大众眼里的她都是那么不称职。在二人离婚后,布兰妮又和凯文陷入了孩子抚养权的争夺中。

2007年2月,她在一家美容院亲手剃光了头发;这件事发生五天后,又用雨伞袭击了紧紧相逼的狗仔队的车——当时她正在前夫家楼下,被拒绝与孩子们见面。这些自然成了报纸上最受人关注的头条,也让她成了人们眼中“精神有问题的疯女人”。

 
因为失去两个孩子的探视权,布兰妮大概约一年的时间里都处于情绪不稳定的状态,并两次被强制送往精神病院进行精神健康评估。就是在这时,布兰妮的父亲出现了。

这个此前在她生活里并没有多么重要的人物,以女儿因精神问题无法适当地照顾和管理自己为由,向法院申请了紧急对女儿的“临时监护权”。而这让布兰妮陷入了另一个噩梦。



# 监护布兰妮

 
在美国,监护权意味着一个人的个人、经济和法律决策权被让渡给他人,这通常是为那些不能照顾自己的老年人准备的。监护人要为被监护的对象提供每天24小时的保护,同时也可以控制被监护人的一切活动。

从那时起,父亲杰米就被赋予了监护和决定布兰妮财务、健康、商业交易和个人生活的合法权利。


实际上,布兰妮一直是一个自主的人,她安排自己的工作,提出自己的建议,而不是听从她人的摆布,她曾在采访里表示,“我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是因为我有控制权,掌控自己的所作所为,有时候必须这么做。”

巡演导演谈论布兰妮

 
然而,所谓的监护权,却让她陷入了一切都不能自己做决定的地步。

在此之前,布兰妮的生活一直被暴露在聚光灯之下;在此之后,她的生活彻底被父亲和他的团队支配着。这个在广告里告诉人们要“选择自己的命运”的女孩,从来没能真正掌控自己的命运。


自父亲的监护权成立以来,布兰妮的事业也曾一度好转,她先后发行了四张专辑,在全球巡回演出中获得了1.31亿美元的收入,在拉斯维加斯进行了为期四年的热门驻场演出。

然而,在这背后隐藏着的是监护人对她的管控。他们严格控制别人与她的接触,为她安排工作,一切采访经纪人都要在场,他们甚至禁止她与外界通讯,没收她的手机。

在这样的情况下,布兰妮变得越发孤僻。周围的人也注意到了,一位在她20多岁时就与她共事的制片人说,她变得“更加疏远,更少存在感,不再讲笑话。”曾经与她一起录音毫不费力,而现在要在录音室里激发她的火花“真的很难,几乎不可能”。

 
在6月23日的听证会上,布兰妮提供了20多分钟的证词。根据《纽约时报》获得的法庭记录,她将自己的监护权描述为“针对自己的压迫和控制工具”,称这给她的个人和职业生活带来了“过多的控制”。她说,“我一直在撒谎,告诉整个世界我很好,我很快乐。我以为如果我说得足够多了,或许我会就此变得快乐。”但那实际上只带来了更多不为人知的泪水。

她指出自己被迫进行长时间高强度工作,却不能支配自己的财产——无论她赚多少钱,每周只能得到两千美元的津贴。而最为荒谬的是,此次监护权之争,父亲方律师的费用也需要她来支付。

她还曾在违背自己意愿的情况下被送进一家心理治疗中心,以及被迫在生病时表演,那是她“一生中最可怕的时刻”之一。

监护权还剥夺了她的生殖权利。她被告知,自己不能结婚或生孩子。她的体内有一个节育环,但所谓的团队一直不允许她把它取出来,因为他们不希望她再有任何孩子。
 

听证会外支持布兰妮的人们


除此之外,她希望证明自己是个健全的人,她恳请法庭承认“她没有什么问题”。

她多次表示,害怕自己的父亲,“他享受对我的控制,百分之百的控制”。而在经历了这13年之后,她不过只是想要回自己的生活。“如果我能工作、赚钱、还能付钱给别人,我就不应该被监护。这毫无意义。法律需要改变。”她说。
 
 

# 拯救布兰妮

 
随着布兰妮注册了自己的ins账号,她终于有机会用这个平台分享自己想分享的事。一些粉丝,在她发布的内容里找到了她寻求帮助的蛛丝马迹。

在一个视频里,她把一朵粉色的“玫瑰花”放到水里用手指碾碎,告诉大家那不过是肥皂而已,根本不是一朵真正的花。这被认为是她对自己生活的隐喻。

 
粉丝们一直对监护权条款保持警惕,并经常质疑这是否符合布兰妮的权益。那些曾经被她鼓舞过的人,试图给她一些力量,他们为她发起了一场#FreeBritney运动,想要将她从被控制的生活中“拯救”出来。

 
《陷害布兰妮》纪录片播出之后,再度将此人们对布兰妮的关注推到极致。但这也勾起布兰妮对过去的回忆,她在自己的ins上写道,虽然没有看完整的片子,她在影片播出后“哭了两个星期”。

她写道:“我的生活总是被人猜测、观看、和评判,我的整个生活!我一生都在人们面前表演!当你总是被媒体评判、侮辱和羞辱时,将脆弱展示给世界真的很难,而且直到今天我仍然如此。”

 
其实,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布兰妮一直在悄悄地推动结束自己的监护权。然而在过去的12年里,她的监护权的细节是不对外公开的。或许是感受到了支持,今年她终于通过律师提交了文件,要求将她监护权的部分内容向公众开放。

她在法庭上表示,她很久以来都想表达出这些内容,但一直害怕把它们公布给公众,“我觉得人们会取笑我,或者嘲笑我说:‘她在撒谎。她明明拥有一切。她可是布兰妮啊’。”

在自己的ins账号上,布兰妮分享了很多舞蹈视频,她跳起来总是充满力量,其中最常见的动作就是旋转,一圈又一圈。她说,“我需要在每个晚上跳舞,来感受作为一个人似的活着。”

或许那个笑容甜美的对未来充满期待的女孩,已经消失在这十几年的纷争里了。没人知道她是否真的被拯救出来,除了她自己。
 
但至少她已经可以直视自己的脆弱,对那些伤害她的人,大声说不。而这是她重获自由的第一步。


主要参考资料:

https://www.hollywoodreporter.com/news/general-news/britney-spears-father-steps-down

https://www.newyorker.com/news/american-chronicles/britney-spears-conservatorship-nightmare

https://www.nytimes.com/2021/08/12/arts/music/britney-spears-dad-conservatorship

纪录片《Framing Britney Spears》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鼓励,我会继续努力的!

文章地址:

用户姓名:

打赏金额:USDT

点击”去打赏“,即可进行打赏支持本文章哦

发表评论

正在加载验证码......

请先完成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