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阿雅这样的人生也挺好

拥有阿雅这样的人生也挺好

孟大明白 港台女星 2019-10-22 21:15:43 42

每当降温的时候,最适合缩在被窝里就着电热毯看的《奇遇人生》第二季就来了。


与其说它是个综艺,不如说是个腾讯视频的季播纪录片,每期阿雅和一个艺人朋友共赴一段为TA量身定制的旅程,途中顺便走心地聊个天。第二季第一期的嘉宾是杨颖,她们俩一起追随一个叫老徐的自行车骑行者在加拿大骑行。



说实话,比起和周迅一起去日本、和刘雯一起去冰岛,我对杨颖实在兴趣缺缺,考虑到这个节目从来不捧着明星,才看下去的。一开始画风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杨颖摔车、生理期素颜瘫倒在沙发上、在路边的植物丛里就地上厕所的画面都剪进去了。



可是看到一半,就像上一季操心朴树随时要逃跑回家一样,我一度操心这期节目是不是要中途崩坏了。


老徐已经七十多岁了,头发和胡子全白了。他从2007年61岁时开始骑行,走遍了全国,又用这种方式去了25个国家,12年累计行程超过11万公里。



对他来说,前进是唯一的目标。



每天要骑60到100公里,为此可以吃面包泡热水当正餐,天黑了就找个公园或者草地扎帐篷睡觉,第二天一早醒来继续赶路。



他不会为了录节目而改变他的行程。


但是另一边,杨颖恰好遇到生理期。第一天一切都很新鲜,她猛地骑了60多公里,到酒店膝盖都不会打弯了。



第二天她们无论如何也追不上老徐。两边的进度无法统一,老徐选择独自上路。



于是这趟旅程就变成了老徐在前面骑行,阿雅和杨颖搭车去赶上他,在老徐的落脚地短暂汇合。


第一季那个和春夏“吵架”的导演中途忍不住严肃地找嘉宾谈话,杨颖原本笑着称呼他是“冷酷的男人”,



但很快气氛就让所有人都笑不出来了,他说:“我发现你很容易打退堂鼓,这样很不好,你们为什么每天都要搭车去追他,你们是来搭车的还是来骑行的呢?



然而恰恰是在这些无法调和的瞬间里,作为观众,我感受到了阿雅润物细无声的能量。她不经意地把杨颖和老徐捏合在了一起,使得节目能够顺利进行下去。


在陪着杨颖的时候,她察觉到她的情绪,安抚她尊重身体的感受,不用勉强自己一定要做到什么。



在和老徐聊天的时候,她又引导老徐说出了自己的身世:老徐父母早逝,很小就失去依靠,一辈子务农撑起一个家,面朝黄土背朝天过了一辈子,从没出过远门,连省会都没去过,直到61岁才有机会出来看看。骑行对他来说,不仅仅是看风景这么简单,还是他自我证明的一种方式,所以他才会如此执拗。



有一晚,老徐坚决要求杨颖和阿雅不要再住酒店了,和他一起扎帐篷:“出来总要像点话,总是在蜂糖罐里总是不如到大风大雨里锻炼一下,明天的太阳不出来啦?



杨颖一开始并不理解,



也是阿雅出面和老徐沟通,说要尊重每个人有不同的感受和需求。



最终杨颖答应帐篷野营,却还是担心上厕所和用水的问题,阿雅主动提出自己要上厕所,陪着杨颖去把这些问题解决了。



第二天,她找当地人借厨房,下厨给两个同伴煮了方便面,把大家聚到一张桌子上互相交流,这场对话最后被剪辑成了串联整个节目的线索。



旅途的最后一天,在决定行程的时候,阿雅和杨颖商量一定要和老徐聚一次。



而见到老徐,她又特意说是杨颖提出一定要邀请老徐和她们一起吃顿饭,合住Airbnb,最终促成了老徐和杨颖的相互理解。



杨颖说她此行最大的收获是要坚持自己的原则,老徐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你做自己就行了。和老徐分开的时候,阿雅是哭得最凶的,做主持人这么久了,还能这么投入地去体验和接纳不同的人生故事,不让人觉得虚假和场面,其实并不容易。


回想刚认识的阿雅:留着短发,刘海在头顶被吹出阿童木状,用夸张的表情和肢体语言唱《锉冰进行曲》。



实际上这已经是她被包装过的样子了,她的初始版本更接地气,矮胖,留着郭富城头,戴眼镜,笑起来能看到牙床。



看到这样的形象,你不会觉得她适合进娱乐圈。


在华冈艺校的时候,大小S已经很红了,阿雅的艺人之路是从陪伴大小S上节目开始的。当时她也想进娱乐圈,主动提出可以从做谐星开始。有一次大小S录节目,主持人需要从观众席找个人来互动,大小S cue 了阿雅,她一露面就特别放得开,才有后续做《我猜》外景主持人的故事。


早年阿雅在《我猜》的角色有些类似于《康熙来了》里的陈汉典,负责衬托美女,被调侃是家常便饭。



即便后来靠出唱片走红,也依然是女丑的形象。一首歌叫《壁花小姐》,是她自画像式的作品,讲一个女孩精心打扮来到一场舞会,有人冲着她走来,她满心激动以为自己艳冠全场,就要被搭讪了,谁知那人越走越近最后却擦肩而过,奔着别的目标去了——原来一切都是她自作多情,她就像壁纸上的花,自顾自开得热烈,其实根本无人在意。



很难想象,有一天她会变成《奇遇人生》里的样子,更何况她不仅出镜,还是发起节目的制作人之一。



纪实节目难做,在于一切都充满不确定性,回想第一季,要么是追龙卷风追不到、登山遇到连续暴雨要么是朴树这样有个性的嘉宾还没出发在机场就想回去,想想平时和亲近的朋友去旅行都难免吵架,作为制作人要经受多少考验可想而知。


不过话说回来,过去20年,阿雅身上变化的逻辑也不难找。某种角度来说,她和老徐是一种人,奔着一个目标向前,不会受太多场外因素的干扰。


前面说过,她成为艺人是自己争取的,谐星路线也是自己设计的。后来和大小S一样签了王伟忠。王伟忠是阿雅的伯乐,帮她出唱片,但是和王伟忠八年合约期满的时候,阿雅就意识到要独立发展了,用她自己写在书里的话说,“内心知道自己必须跨出那一步,离开他的羽翼去闯天下。



主持《我猜》十年,在节目和她的事业都如日中天的时候,阿雅又激流勇退去美国游学。吴宗宪为了留住她,劝她说你再回来这里不一定还留着你的位置,但她还是坚决地去了,把 gap year 视作送自己的30岁礼物。



从美国回来以后,《我猜》的位置不仅还在,她还和吴宗宪一起,把节目带上新的高峰,双双获得金钟奖。



当时天涯就有帖子赞叹阿雅看起来已经和最开始完全不一样了。



然而鼎盛可能就是下坡的开始,就在《我猜》显现出疲态的时候,阿雅主动请辞,成为最早一批和内地团队合作的台湾艺人,后来又和视频网站合作《哎呀,幸福女人》、《大牌驾到》等等,逐渐涉及幕后。



当年游学积累下的语言能力和视野,最终都成为做《奇遇人生》必不可少的基础。


写到阿雅总是不能免俗要把她和她的姐妹们对比。和大S女王式的强势勇猛、小S的随遇而安相比,阿雅形容自己是“循规蹈矩的疯狂”,疯狂在永远坚定地寻求改变,但又每次都有计划性,想好了一切才去默默完成。


就像《奇遇人生》,其实早在她游学回来上《康熙来了》时就有过设想做一档类似的节目,当时大家都以为是玩笑,可是过了十年,它就这样成真了。


小S和阿雅像彼此的参考坐标,她们俩的起点有些类似,原本在姐妹团中都属于跟班,用小S开玩笑的话说,“阿雅是一个讨人喜欢的丑角,我是一个长得美的丑角”,可是从那之后,她们俩的成长路径是完全相反的。



在做主持人这件事上,小S早早显露出过人的天赋,拥有了文化标杆级别的栏目,但她一直是被动的,主持《康熙来了》是蔡康永推荐的,停掉这个节目也是蔡康永提出的,她不喜欢拉主key,需要被推动。


阿雅没有一鸣惊人过,最红的时候也不过就被称为“女版吴宗宪”,但她一直在默默进化。对比不是为了捧一踩一,事实上我很喜欢小S,她身上浑然天成的魅力可能最开始她都不自知。不过小S让我欣赏,但阿雅却让我代入,尤其是她显露出不自如的时候。


《我们是真正的朋友》四姐妹一起拍杂志照那段我笑死了,和另外三位的自如不同,阿雅一面对镜头就莫名僵硬,没想到她都身经百战了还会这样,像极了他拍镜头里的我。


看到阿雅这20年来的变化,最终汇集成《奇遇人生》里她抱着老徐的这个镜头,一瞬间感觉自己被鼓励到了。会想,我不必太在意现在的窘境,只要不逃走,有一天也会像阿雅一样越来越广阔。



阿雅也好,老徐也好,都不是那种生来就是天之骄子的人,不过配角也可以拥有自己的故事线,现在壁花小姐还是壁花小姐,她没有进化成走到哪里都是主场的queen,但她把陪伴和倾听变成了一种风格,让嘉宾在她的节目里可以展现真实的自己。


上一季《奇遇人生》有一段对话让我印象深刻,当时是毛不易和阿雅聊死亡,毛不易说她妈妈去世很早,他遗憾在妈妈去世前都觉得儿子是个不成功的人,学习不好、容易挂科,在拿不到毕业证的边缘徘徊,让妈妈很焦虑。



阿雅安慰她说,你千万不要这么想,因为我是一个妈妈,妈妈永远不会觉得自己的孩子是不成功的,她一定觉得你是好孩子,只不过会担心你不能好好照顾自己。



看上一季的时候,相比于明星嘉宾,其实我对素人线更感兴趣,很好奇节目组是如何找选题的,总能找到那些又酷又自我的人,并且以平视的视角记录他们的生活。追龙卷风的人、照顾大象的人、登山的人,在镜头拍不到的时候,他们在自己的兴趣点上孤独而坚决地前进着。



作为一个社畜,《奇遇人生》像一个小窗口,通过它感知到世界上很多人在默默以有趣的方式活着,你会觉得哪怕这一刻自己还是很平凡,但只要不放弃追寻,生活在未来还是有很多可能性,不用着急,不用被所谓的世俗规矩牵绊,也不用给自己设定很多限制,每个人都有权利书写属于自己的故事,无论它能不能被人看到。



发表评论

正在加载验证码......

请先完成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