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咖对话 | 谭耀文:我不仅做演员,我也是一名观众

艺咖对话 | 谭耀文:我不仅做演员,我也是一名观众

鉴片工场 港台男星 2022-04-21 22:33:31 445


为人内敛低调的谭耀文,1969年3月19日出生于香港,祖籍广东开平,不仅是一名演员,还是一位歌手。1988年获得香港第7届新秀歌唱大赛冠军,并成为梅艳芳的入室弟子之一。同年,他遇上了人生伯乐陈嘉上导演,并通过陈嘉上电影《野兽刑警》扮演大反派“图钉华”一角,荣获了第1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和第4届中国香港电影金紫荆奖的最佳男配角。



许多观众对谭耀文的第一印象,停留在王晶执导警匪电视剧《纵横四海》中不择手段,但结尾又让人忍不住同情的靓仔 “明智杰”一角,或者是霍耀良执导剧情电影《龙在边缘》里让观众看了就想暴揍的大反派“唐文俊”身上。其实,他不仅是梁柏坚执导动作电影《野兽之瞳》中时而假装嚣张,时而搞笑冷幽默的“阿文”,还是胡雪杨执导电视剧《半生缘》里曾和林心如CP,英俊儒雅的“沈世钧”。

 

旨在为观众和读者看到每部作品背后,其看不见的付出和艰辛,能够多元角度、多维深度的去了解,并理解每一位电影人及其作品。本期《艺咖对话》特邀约“谭耀文”成为做客嘉宾,我们希望他的所有经历、故事,都能够走向温情的归途,可以给全国观众和影视圈带来一股清流和一阵清爽。下文,将从七个小结带大家认识并解读这位香港歌手及演员:

 

1.没有分的角色,只有加分的演员



近日,由香港著名动作导演黄明升执导,任贤齐、任达华、方中信、谭耀文、吴卓羲、陈国坤、林晓峰、尹扬明、朱鉴然、洪金宝、曾江、张兆辉、林嘉欣等等领衔出演的动作犯罪悬疑电影《边缘行者》热映。该片从香港回归前夕特殊时代背景切入,通过卧底警察调查黑帮贩毒,揭露惊天政治阴谋的故事。通过阵容,可以想象出有这一众香港老戏骨的倾情加盟,可谓是秉承匠人般的大制作精神,肯定会让港片从“萧条已久”重新燃归到大银幕中来。


透过《边缘行者》的预告片及点映,影片反黑除暴动作生猛,剧情智斗升级,尺度惊人。谭耀文,在片中主演义胆豪情的五兄弟之一,一个嚣张跋扈、有血有肉的社团成员“阿添”,这个角色令人动容,当我问到谭耀文出演这部作品时的感受和体验。他快言快语道:“首先,我接的每一部戏都一定有一个原因。这部片是好朋友黄明升导演,他托人找到我,其实我们很早以前可以说是年轻的时候就认识。他本身也是一位演员,后来转型做了武术指导。在那个时候,我跟他还并不算太熟,他做演员的时候,我还是在做歌手,我们还不算正式的认识。是后来,在他当武术导演的时候,我们常常会在某一些戏里面碰到,先是成为了同事,然后才正式认识做朋友。他打给我这部戏,跟我说有谁谁演员,然后我再一听‘反派’呀!因为反派,我有演好多,但每次我都需要保证得有一定的点。要好看!不然不值得去演。就是‘角色’得要有令我兴奋和令我有想法的情节,我相信我可以把它演好的一些角色,没有一个角色是满分的,但起码要给我有五分,我觉得一定要通过导演和演员,大家一起揣着去研究、去创作的态度,去为角色‘加分’的演出来。”



当我问及“阿添”这个角色,有什么特别之处?他坦言:“当我本子拿到手的时候,看到剧本,就觉得里面有好几场比较大的场面和好多人都围着阿添来演的。虽然是反派,但他也很有个人的魅力,他是一就一二就二的一个人,对自己的目标没有模糊。原本‘阿添’并没有要害自己的兄弟,他只是被英国人操控,被人利用了,他是想让‘新联盛’可以发展的更大,走的更远,比较夸张一点的讲,他想让社团成为企业化的最大黑帮。其实,他一开始也是为了兄弟们的利益去出发的,只是被利用后,他已经回不去了。然后,兄弟啊!华哥啊!也都误会他了,包括林晓峰、陈国坤。阿添他就是想当老大而已,就算当老二也没所谓,他自始至终对华哥都是非常尊重的,只是后来的种种误会,逼到他要去做一些反抗来证明自己并没有错。”


谭耀文,就是这么一位可以把一个“反派”认识的这么“通透”的演员,他说的演员一定要为自己所接的戏,所扮演的角色“加分”。不就是“清爽的干货”吗?这值得后辈、特别是新演员们去学习。每部作品的角色能否出彩,需要演员花心思去理解剧本,有敢于创作的精神去钻研角色。谭耀文透露:“我确实是演了一个反派,我不会为反派去作辩解,最重要是有很多场戏,都可以到我手里,我会演得比剧本更精彩。我会把角色给演活,这就是我一直演戏的一个目标和自信。有些角色,只要给我,导演只用给到我五分都可以,我觉得这是应该的,因为一个演员如果一点创作力都没有,不能去为角色添分的话,那真是太可惜了。”《边缘行者》这部戏,吸引到谭耀文是因为男人间的兄弟情,角色可好可坏,整个剧情人物都很丰满、立体,而他也认认真真把“阿添”这个角色演得足够出彩。我觉得作为演员的他,谭耀文身上的这股子韧劲非常宝贵。这种精神,对于任何“创作者”来说,都很重要。


2.看电影像吃饭中餐西餐随时换口味



据我了解,关于演员也是影迷一说,我之前也有认识一位内地的著名演员叫胡明,他也是拍戏之余会看很多电影,而且还很会挑选好电影。于谭耀文,也非常喜欢看各种类型的电影,我认为这便是一位好演员最基本的自我修养,这也是对待职业需要不断摄取营养,自我演练的最佳方式。谭耀文坦言:“艺术片、喜剧片、商业片都喜欢,我感觉看电影就像是吃饭一样,吃西餐、中餐随时换换口味,想吃哪道菜全凭心情。《边缘行者》这部作品,有《无间道》、《英雄本色》这类经典影片的一些影子,都是类型片。我也会感觉‘他们’都挺适合演这种戏的,任达华、方中信、任贤齐,其实都是好朋友,我们这二十多年来在电影圈都有过接触,跟他们也都拍过不同类型的作品。大家都会觉得很默契,相隔几年,大家又能都聚在一起,就会感觉很有缘分。也真的不容易,因为我记得当时听导演说,大家都比较忙,各有各的忙,大家的档期都很满。但都被各自的角色和剧本吸引,会感觉一起来怀旧一下香港的黑帮片或者说是江湖片,会非常的有意义。”


一众戏骨游走在黑白之间,必定险象环生。不管是任达华主演的黑帮头目林耀昌,还是任贤齐主演的在黑白边缘行走的卧底阿骆,一看这阵容就能猜到每个角色都会有戏。对此,谭耀文说:“各自的角色,都会很有自己的个性。在这种情况下,演员们肯定是会很开心,因为大家不用争了,你演你的、我演我的,大家加起来就会很好,都不会担心被抢戏份。我觉得这部戏,是少有的很平衡的一部,因为每个角色都比较丰满,都会是大家能预想到的,都在各自的意料之内。”



有默契,必定事半功倍。任何作品在拍摄、制作的过程中,导演和演员,甚至是灯光师、摄影师之间,“默契”确实是非常重要的。对此,谭耀文坦言:“可能经历的多了,大家都会在接戏的时候有一些经验。就是,‘咦!他来演卧底。’我们不会去左右导演,我们都知道如果对手戏份很重,我戏份也很重,如果对手令你感觉不对的话,就多少会有些保留。但这次,我们完全没有这种疑虑,就感觉全程都完美释放。角色都安排的太对。比如‘方中信演警察’、‘任达华演我老大’,然后任贤齐演的亦正亦邪卧底,就会感觉导演对每个角色的演员,都选得特别的精准、特别好。所以,这次很快大家就一拍即合,在一起都会是为了这部戏去拼的那种,都会想要对自己的角色配合对手去做一些适当的调整,都会要求如何演才会令这部戏更细腻、角色更有爆发力,对手戏更能有火花。”


3.从艺三十余年,乐此不疲参演超130部作品


1998年,电影《野兽刑警》谭耀文扮演“图钉华”

谭耀文,进入演艺圈的第一部作品是1990年搭档张学友、王祖贤主演的犯罪片《都市煞星》,紧接着1993年签约了TVB,主演了古装剧《寻龙剑侠赖布衣》,参演了《壹号皇庭》系列、《新上海滩》、《刀马旦》、《包青天》、《大刺客》、《刑事侦缉档案》等作品,直到1998年因出演陈嘉上导演的电影《野兽刑警》扮演大反派“图钉华”才崭露头角。对于演艺之路,谭耀文直言:“我认为电影和电视剧是完全不一样的艺术表达,我既喜欢电影,也同样喜欢电视剧。当拍了好多电影后,有时会觉得很沉闷,有好电视剧来找时便会挑,有好剧本、好角色就会接。就像去年,因好久没演过电视剧,当《星辰大海》导演余丁来找我递本子,了解到这是一部都市情感创业剧,看完本子,我觉得‘托尼’这个角色确实好,挺有魅力。后来,角色出来反响效果也确实很好,也有收到好多好评。”



曾一度被誉为第一IP的《盗墓笔记》是首先试水启用“小鲜肉”李易峰、杨洋担纲主角,通过在原著基础上,配合网络剧拍摄制作需要,进行二次改编创作的一部最成功电视剧,其播放量轻松冲破36亿。业内认为《盗墓笔记》的胜利并非完全是以内容取胜,而是时代发展需要,电视剧变革的红利。对此,谭耀文表示:“近十来年,我不太愿意去拍一个电视剧。但最近这几年,网络日益发达,电视剧慢慢转型成功以后,我还觉得蛮有意思,它不再像以前两三页纸,就要出几十集的那种。以前电视剧因剧集的关系会让演员演着、演着,就非常的闷。现在电视剧都非常的浓缩,已经开始演变成用电影的手法去拍,就十几集,可以把剧情和人物做的很精彩。因为拍电影,一个要求就是经典,比如,它不是一个‘大头’,不是一个近景拍你,就一个中景拍你,你都可以表达出来你的情绪,该说的台词意义和角色本身设计出来的人物性格,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不再是像以前拍电视剧那种,老需要给一个特写,补一下表情,再要做个A、B、C、D反应,那种情感张力其实难以真实的刻露出来。”


1999年,电视剧纵横四海谭耀文扮演“明智杰”


参与了很多电影,谭耀文觉得自己还挺引以为傲。选择电影,自知会得到一些新的观众,当然同时也会失去一些电视剧的老观众,但这不正是一个合格的演员必须经历的“选择”吗?早先,谭耀文就拍了诸多电视剧也得到了一些成绩,毕竟他需要不断的去挑战,去精进。对此,他坦言:“当年《纵横四海》我就演的很过瘾,可毕竟是我最热爱演戏的阶段,或者说‘明智杰’这个角色他只是一种爆发,那个阶段的自己只知道要一个劲的拿命拼,要往前冲。倘若现在再有同样的角色,我肯定会演的更自然,因为随着我这么些年不同人物、不同角色,演艺之路的洗礼,这几十年岁月经验的沉淀,现在的我可能会更懂得如何收和如何放。当然,那个年龄段是可以这样的,只是这一路走下来,会觉得我演戏会越来越难,会越来越不懂‘演员’的最高境界在哪里?也或许,是因为我对自己的要求已经不一样了。”


4.演员有很多阶段,唱歌拍戏都是我的职业


1988年,谭耀文致敬张国荣翻唱拒绝再玩》夺得香港第7届新秀歌唱大赛冠军


演员都会有很多的阶段,每个阶段对于自己的认识也都各异。不管是电影演员也好,电视剧演员也罢,现在的电影或电视剧,从各个层面来讲,不管是制作、设备、手法都已经到了具备标准化的境地。谭耀文对于自己长达三十余年的演绎经历,也自然有了较充分的认知。他坦言:“其实做一个好演员,不管你是演电影或电视剧,对于演技的理解和对于表演的认识,领会的够不够深、意会的够不够准,这个至关重要。我很欣赏当前内地的一些电视剧,有家庭的、有都市的,很多都很好看,我也会冲着一些非常好的演员去看一看他们的作品,有时候会‘咦!他拍电影的,也在拍电视剧啊!’。现在时代在变,电视剧也比以前拍的更细腻、更有品质,所以电影和电视剧之间的距离,已经也并没有那么远。”


2020年,电影逃狱兄弟谭耀文扮演滚筒哥

谭耀文,作为电影和电视剧“两栖”的金牌演员,在谈到如何理解电影和电视剧之间的关系,他毫无避讳的如实道来。当问及从入行到现在,自己出演的众多作品中最满意的有哪些时?谭耀文表示:“对自己参演的《笨小孩》、《野兽刑警》、《纵横四海》、《野兽之瞳》、《扎职》、《逃狱兄弟》、《星辰大海》、《怒火·重案》等都特别的喜欢,主其原因还是真心喜欢这些作品中的‘角色’。再有就是还未上映的《二次人生》这种比较文艺片的感觉,我也会很喜欢,这部剧情片是讲关于‘跑步’的‘体育’题材,就像我喜欢‘唱歌’一样,我本身也很喜欢跑步。”


2021年,电影怒火·重案》谭耀文扮演“袁家宝”

说到谭耀文对于‘音乐’的情有独钟,众所周知他不仅是一名优秀的演员,他还是一位出色的歌手,作为梅艳芳大师的入室弟子之一,谭耀文在19岁时,就曾参加过TVB举办的全球华人新秀歌唱大赛,并拿下过冠军。由此音乐对于电影作用的理解?对于歌手、演员双重身份的影响?谭耀文便最有发言权。谭耀文坦言:“音乐对我演戏来说,帮助真是非常大。我觉得演员就是要不断的去出卖自己的情绪,但情绪要靠一些外在的因素去引起、去触动,最能启动我情绪的便是音乐。我年轻的时候就已经很会听音乐,夸张的说我的耳朵从来也没有失去过音乐。我很感性,听悲歌之后我好容易会哭,有时候听开心的歌,也会想跳舞,但我几乎可以前五秒听完很伤心,几分钟我又可以没事人一样,我的情绪可以随着音乐跳转的很厉害,我是真正喜欢音乐的人。我能通过音乐去演戏,因为我找角色,最初的演示,比如我不知道该从何开始,我就会设置一个解释和一份情感,再投入到相对应的角色里的一些情绪,我会把音乐当做一种演戏时的自我训练。


2017年,音乐剧《风云创意音乐剧》谭耀文出演“无名”


因为音乐和演员都是谭耀文的职业,于他而言是分不开的。2017年,香港有一个音乐剧,叫《风云创意音乐剧》。该剧是将经典漫画《风云》重新搬上舞台,打造一种崭新的呈现形式,在香港音乐剧史上再创了传世经典。谭耀文在音乐剧中出演“无名”,是一位武功冠绝武林,本已淡薄名利,归隐山林,奈何天下会生灵涂炭,让他於心不忍,决定重出江湖的一个传奇人物。当我们谈到这个话题时,谭耀文兴奋不已,滔滔不绝分享了很多,他说他演戏离不开音乐,已经把音乐当成自我入戏的一个必备功课。他表示:“现在我每个角色都会选择、去定位一种音乐,选择时可能会很挣扎,因为需要听成千上万种音乐,要去捕捉哪一类能配得上角色。选定后,就会一直在听那些歌,然后吸取一些感觉给我去放在这个角色里。音乐对于我来说,歌手、唱歌也是另外一个层次。然后,我每一场有几首歌曲我都会一直哭,会被那种人物故事和自己的歌声融在一起的那种。作为演员、或者歌手,有这个身份,我就要把这个身份的工作做到极致。现在和以前唱歌也会不一样,现在会更多的感情投放进去,会比以前更丰富。这可能也算演员既是歌手的一个好处。”


5.角色不分好坏,演员功力确有深浅



陈道明老师曾说:“只有好角色,没有好演员。”其实这句话,可以理解为每部作品中每个角色都是对每个演员的一个考核,只是戏份或者说剧情需要,考核能不能达标,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任何一部作品,有正派就会有反派,可能很多的故事因剧情设计,歌颂英雄所需要,会把一些演反派的演员给黑化的特别狠。其实对于每一位演员来讲,常被演反派是很不公平的。毕竟观众,永远只会是普通的观众多,而一部作品如果没有反派的坏,他也造就不了英雄,而且追星都是从爱慕英雄开始的。对此,谭耀文坦言:“角色不分好坏,我觉得就算不好的角色,往往需要一些好的演员去把它给演好,就我个人的经历来说,我第一部电影开始,就演的一个反派,因为不是我选,我只能有这个机会,但我一样把这个角色给演活了。其实是没有完美的角色,常常演正派的演员,他们也会很想去突破演反派,只能说好的角色,要找好的演员去演,所以对于演员来说,我认为这是相对的。”


关于角色,“正派”和“反派”对于演员的影响。这个问题可能又要回到演员的不同阶段上,一开始演员确实是没得选的,不管是多么坏、多么不好的角色,当你尚未出名之前没有戏拍的时候,你是都要接的。因为你是要成长,要发展,要进步。当你演的戏够多,演戏的功力够深,名气也渐渐够大的时候,你才能有机会、有能力去挑选剧本,选择角色。谭耀文表示:“像我对‘角色’好坏这一块,并不是很在乎,我可能是更看重‘故事’,更喜好‘人物’是否具有挑战性。我不能歌颂反派,我也有演过好几部正派的角色。我觉得角色不能单纯的只分好坏,把每一个角色演好,反派就要演得让人恨,正派就要演得令人敬佩。比如说,有两三年我一直在演好人,演多了也会觉得烦,要是刚好来一个坏人,就会选择去冲击自己一下。关于角色‘正派’和‘反派’是两种不同的思考方法。当然,如果尽量都有选择的话,我都希望下一部跟上一部是不一样的,只有这样我才会进步,我才能延续对演戏的一个兴奋。”



所以,谭耀文的理解说“演员的功力有深有浅”非常正解。因为确实只能说哪位演员塑造的角色好,而不能直接说哪位演员好。任何一位演员都不可能十项全能,其实能本色出演才是最好的表演,任何是刻画自己性格以外的表演,都会留下不同程度的痕迹,如果有些演员是多面手,演技派,演的不同类型的角色足够多,经验又足够丰富,那么不管是什么角色,都能展示出最真实的自己,那才算是最好的表演。


6.演员不可以吃老本,每部作品都要有突破



本身就是一个影迷的谭耀文,在演技和创作上,他也会有很多特别欣赏的演员。他说香港的吴镇宇、刘青云、郭富城,内地的葛优,还有好多一些实力派的演员都给了他很多不一样的突破角色的启发。特别是这么些年来,和圈内诸多的老戏骨在一起做对手戏。他坦言:“演员是离不开生活的,比如任达华、吴镇宇、刘青云、郭富城,他们每部作品都会有很多的变化、很多的不一样,演戏都非常的投入,最重要是从我在电影圈开始,能跟他们做对手戏,就感觉是非常棒。演戏的话,如果是同道中人一起合作,一定就会特别开心,可以聊得来,因为整个过程都不用说废话,就很实在,很踏实。好的演员,开工就只有一个概念,就是每分每秒都在想我这个角色要怎么演,要怎么去挑战自己,一定不是在吃老本。像‘他们’演戏从来不会吃老本,每次都总有一些突破,给到自己的角色。我特别欣赏这些演员,所以我会以他们为榜样。我也一直在往着这个目标去做一个好演员,我心目中的好演员就是这个样子。”


就是这么一位当歌手有红过,做演员也很早就出了名。谭耀文在选择这些职业时,更多的是为了生活而去工作,而不是为了工作而背离生活。当问及,更多精力放在拍戏上而没有去发展歌唱,有没有后悔过?谭耀文表示:“当然没有后悔。从我30来岁当演员,成名了之后,在演戏方面也发展的都挺顺利。我无论在生活上、工作成就下,我都得到了很多的满足感,人生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我觉得能走出另外一条路,让自己活着并还在这个圈活跃着,就已经很不错,我很满足。当然,如果再有机缘的话,再开个演唱会什么的,我觉得也不难,只要都满足一下,我一直都没有放下唱歌,现在平时最大的娱乐也是在唱歌,我除了看电影、也会经常弹弹吉他,学一下音乐。”



所有,导演、演员都会想拍一部可以让全世界都看得到的电影,野心大家都会有,但如何满足大部分群体的观赏需求、能够让普罗大众都能产生共鸣,题材荣耀、故事构思、需要在这个时代去真切感悟,去寻找答案,这确实很难,但未来一定会有,甚至会很多。演员们不仅仅需要洞察当下,也必要多吸取一些前辈们的宝贵意见。关于演员们,要如何自我突破,谭耀文直言:“其实,这些年我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如果单从票房成绩出发,近年来内地的很多小制作电影也会动则几十亿,像《我不是药神》、《你好,李焕英》。再比如,一些小题材、一些新演员,制作预算上并不会太大,但很多很小的题材,却也拍出了狠细腻、够品质的作品,在票房上、在关注度上也一样发光发热。我也希望香港电影在未来也能够多向内地学习,多拍一些小众的家庭、情感、创业题材的作品出来,其实这类有国有家的社会题材,还是可以有空间发展的。”


7.好德行好演员,作品需要向社会输出正能量



知识改变命运,当下可能让人去看书他反而看不进去。但电影或电视剧,视频则会让他们更直接的去接触,我一直推崇“电影育人”,影视剧对于当下社会的影响是特别深刻的。身为鉴片工场创始人,我说:“一部好电影,一定是刨去娱乐后,还能具备教育意义和社会责任。”谭耀文对于这段话,非常的认同。他表示:“好的电影,首先要得到很多不同年龄阶段和社会阶层的观众都能有共鸣,能真正走到大家心智里面去,是能够打动人心的一些内容。一部好电影,可以是对生活的一些想法,具有启发性的一些概念或主题,要能令人振奋,令人看过之后能重新出发的。对我来说,会偏于如果有机会,我可以当一部电影的导演的话,我肯定也会以有鼓励性的题材作为我的第一部作品。”


不管是“教育意义”,或是“社会责任”。一部好的作品,是要对社会起到一定的“警示性”。电影已经是最能直接感化人心的产物,它恰似一本有声有色的“动态教科书”。因此,每一位演员在接拍任何一部作品的时候,演员出演的角色,是要给社会带来什么样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至关重要。基于此,谭耀文坦言:“我为什么喜欢做演员,会觉得是很有满足感的职业。我演一些戏的时候,能打动到观众,令观众凭着看你的那个表演能体会到人生的种种,会由此产生同理心。因为在戏里面,角色处理人和事的方式,可以直接让观众去摄取,这里会是一个辨别三观的态度,所以演员的责任,和一部电影对社会的影响的确很大。”



好电影应以肩负按照社会要求去塑造角色为使命,必须为育人发展而服务,并对观众负责。好电影应以传递出有利于社会,有利民利己价值观的影响力为基础,去要求演员。对此,谭耀文表示:“如果我作为一个观众,当我遇到了剧中的这种情况,我要怎么处理?如果演员处理的很好,观众就会觉得释怀了。而作为演员,则是当决定这场戏要怎么演的时候,演员应该是要已经释怀过的,只有这样角色才会更好的表达出来。比方说,如果有这样的一场戏,我终于能回到我唱歌的舞台,属于我的个人演唱会,站在舞台上的第一个反应会是怎样?我要如何处理这场戏?我就要事前想象,期待了二十多年、三十年的这个过程,该怎么处理?这个反应,我想应该是要多用一些鼓励性的想法,去影响观众。希望我曾经历过的一些很宝贵的经验、很动人的情绪,把它放到这场戏的角色里。”


专访最后,我本来还有一个问题,是想问“作为演员”谭耀文想要传递给观众一个什么样的职业价值观?已然,我都没问,他却解答了。因为,他说:“人生不一定那么完美,人人都会遇到种种的麻烦,每个人都有很多的困难,但是我们都能有这个很幸运的当下。我作为演员,可以把这个责任放在作品上多创作一些完美的角色去令观众消遣,使大家在看完之后,哭也好、笑也罢,于我而言就是一种快乐,能够为更多的观众添一分美感,我觉得这就是电影人的魔力和演员的魅力。”








艺咖对话 | 专稿

转载请注明版权 | 鉴片工场

我们仅挖掘有艺术追求的电影人



一部好电影,一定是刨去娱乐后,还能具备教育意义和社会责任。——@张鸿润Schemer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鼓励,我会继续努力的!

文章地址:

用户邮箱:

打赏金额:USDT

点击”去打赏“,即可进行打赏支持本文章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