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那个唱《血染的风采》的英雄徐良,现在怎么样了?

当年那个唱《血染的风采》的英雄徐良,现在怎么样了?

北京大妈有话说 内地男星 2019-03-16 06:05:56 604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北京大妈,

来聊聊中老年关心的那些事...



1987年1月28日,正是农历大年除夕。当晚播出了一年一度的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一如既往吸引了全国人民的热切关注。


晚会第11个节目的表演者是军旅歌唱家李双江,他唱完歌曲《 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后,转身和一位女士一同从后台推出了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独腿军人。


这个军人非常年轻,胸前佩戴着数枚军功章,显得英姿飒爽,气宇轩昂。


他就是在老山作战中负伤失去了一条腿的一等功臣徐良,刚才与李双江一同登场的女士即徐良的妻子陈燕。接下来,徐良与女歌手王虹合唱了一首《血染的风采》,一夜间红遍全国。


但在接下来的几年里,随后徐良爆出不少负面新闻,这些指责也让徐良消失在公众的视野中。


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徐良也有一些需要反思的地方,但这些负面新闻很多被证明是不白之冤,有的还是境外媒体居心叵测的泼脏水,但徐良却再也没有出现在公共视野中。


曾经的英雄现在怎样了?北京大妈【微信搜索:北京大妈有话说】把他最近的故事说给您听。


1


英雄,英雄

 

徐良本是西安音乐学院声乐系本科大四的学生,1985年10月曾到陕西驻军某部炮兵团慰问演出。



其时正值兰州军区部队奉命准备去老山战场参加轮战,徐良深受感染,回来就向组织写申请强烈要求参军保卫祖国,终于在年底获得音乐学院、陕西省高教局和部队批准。


入伍3天后他就随部队开赴云南战区驻训,经受了3个月紧张而辛苦的战前训练。组织上考虑徐良是有音乐特长的大学生,想把他分到师宣传队。



徐良不干,一再要求留在基层连队,终于如愿以偿,被分到一线步兵连,拿上了每个月23元的津贴费。

 

1986年4月中旬至月底,兰州军区陆军第47集团军分批进入老山战区正式接替济南军区陆军第67军的防务。


徐良所在的步兵139师417团6连负责防守那拉前沿几个阵地,徐良被分到了左6号阵地1号哨位。



5月2日晚,几名越军摸上来想偷袭左6号阵地1号哨位,徐良和一个战友发现敌人后就爬出洞去追打。据徐良自己回忆:“我所在那个猫耳洞顶端有一个能过人的小山洞,洞口直通我们阵地表面。


当时我还有一个战友在观察口,我从这个洞口发现一个人影奔我们阵地来了,就直接从洞口出去,边打边走。



我那个战友从观察口出去,从那个方向也开始打,可能出于一种兴奋,当我将要跑到那个人影倒下的位置时,我忽视了他身后是个下坡,有常识的人知道从上往下看是看不见的,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下面枪响了,当时我就感觉好像有块很大的石头砸到腿上,腿动不了了。


子弹打在腹股沟上,大腿内侧人体最粗的血管断了。我当时就感到血随着心跳往外喷,这时我那个战友也冲上来了。”

 

后来经过检查战场发现,当时徐良开火毙、伤越军各一名,他被负伤滚下坡去的敌人开枪打断左腿股动脉,这个敌人随后被徐良的战友击毙。


由于夜黑山高,道路崎岖,虽然有8名战友轮流肩扛臂抬将重伤的徐良送下山,但还是耽误了时间。他的左下肢由于缺血坏死而受创严重,医生虽竭力想做保守治疗,但终不可得,在要命还是要腿的选择下不得不对徐良进行截肢手术。



偏偏术后创口又屡屡复发,只好再次手术,结果徐良的左腿连做了九次手术,越截越短,以致连假肢都安不上了。手术期间徐良先后受血达25000毫升,都是战友们献出的鲜血。

 

因为徐良的英勇表现,部队给他荣记了一等功,并提升他为副指导员。


集团军首长对于徐良负伤非常关注,指示将之作为重点英雄事迹进行宣传。不久,新华社就对外发布消息:参军大学生徐良英勇负伤。



1986年5月19日,《中国青年报》头版头条报道“战地百灵血溅老山”,接着国内各大媒体纷纷报道他的事迹。然后,就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2


是英雄,不是叛徒

 

这么多年关于徐良的传闻很多,但他自己从没有出来说过一句话,但北京大妈发现他最近接受了知名主持人陈鲁豫的专访,这次是20年来徐良第一次走上电视,说出了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最让徐良愤恨的就是香港某家媒体编造的文章,说徐良是逃兵,被俘的连长回国后接发了这件事,因此徐良被指责为叛徒。


 

     鲁:(当初有人说你是叛徒),这些年你为什么都不出来说呢?

 

  徐:我跟谁说啊。

 

  鲁:我觉得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把当事人请出来。我们找来了徐良当时的连长黄浩礼,还有当年救护他的卫生员吴阳帆。先请连长说一说当年到底怎么回事?先说把您推下山崖这事。

 

  黄浩礼(以下简称黄):肯定没有,有的话我不会坐到这儿。

 

  鲁:当时您在哪儿啊?

 

  黄:我在指挥所。

 

  鲁:您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

 

  黄:是阵地哨位报告到排指挥所,说徐良负伤了,是重伤,我们赶紧组织抢救。

 

  鲁:那当时吴阳帆你是去第一线救助徐良的,我想从专业角度,自伤和别人打能看出来吧?

 

  吴阳帆(以下简称吴):可以看出来。

 

  鲁:那时候徐良的情况特别危险吧?

 

  吴:当然了,我所抢救过的伤员中,可能他是最严重的。一般像他这种伤,能抢救过来的,他可能是唯一一个了。

 

  鲁:这时候他已经昏迷过去了吧?

 

  吴:应该说是半清醒半昏迷。他还知道,他大喊大叫的。大叫的时候我还骂他。那个时候双方已经交火了,他这么喊叫容易暴露目标啊。但是他没法不喊不叫,那么疼谁能不叫喊呢。我们就使劲捂他的嘴。包扎完以后,我们8个人连夜就开始往下送他,送到营部这段路有500多米吧。4个人抬着担架,跑10米左右就开始换人。

 


3


 索要高价出场费?

 

1987年,上海某报刊登一篇报道,称有一家新闻单位邀请徐良唱歌,他开价3000元,少一分都不行。此事引起轩然大波,随后徐良即以文章失实、损害名誉为由向法庭起诉。

 

  徐:当时我们军区和我们军联合调查组都派出很高级的干部,到上海进行了调查。当他们调查到确实没有这事的时候,就给上级写完汇报以后,谁都不说话了。我一直在等着部队组织上能替我说些什么。

 

  鲁:没说什么?

 

  徐:对,一直没说。这时候我才决定打官司。

 

  鲁:当时部队阻拦你的目的是什么呢?

 

  徐:说是解放以来到现在,基本上没有解放军和地方打官司,何况你还是这么个特殊人物,影响不好。当时我就跟部队表态了。我说这官司我必须打,宁可你扒我的军装我也要打。因为我知道我是无辜的。

 

  鲁:当时到底情况是怎么样的?

 

  徐:当时我参加了三场体育馆的演出,一共1200多元钱,每场四五百元钱。后来我拿出了当时的支票。

 

  鲁:那他们怎么就能信口雌黄地说是3000?

 

  徐:谁知道。在我身上,这样的事又不是这一件了。我这场官司打完后,第二天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就播了。

 

4


歌厅斗殴真相


1997年,报纸上的一篇文章又使徐良成为话题中心,说徐良在某歌舞厅因与人发生冲突并导致斗殴,致使对方中有一人伤重死亡,徐良也因此据传被判无期徒刑。


“流氓”、“罪犯”……这是徐良留给许多人最后的印象。

 

  鲁:当时到底怎么回事呢?

 

  徐:当时这件事情全国一百多家报纸登了,但我很坦率地说,当时那些报纸,没有一家是实事求是的。我为什么没说话?很简单,这事出来第二天我就等于失去自由了。

 

  鲁: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徐:那是1997年,当时有个电视台的编辑要借“八一”,给我重新打造一首歌。结果那天黄昏时,那个编辑问我晚上去干什么。他说自己有个朋友过生日,希望我能参加,我就去了。吃完晚饭大家转到一个歌舞厅,其实当时在场的人,除了这个音乐编辑,我跟谁都不熟。到了十一二点的时候,就剩下这个编辑、他的一个朋友和我了。

 

  当时还在外面打电话。后来他们说要走,歌舞厅就突然涌出一群个子挺高的小伙子,陪着那个唱歌的女孩子。


他们骂骂咧咧地说什么今天不给500就不行。我还没反应过来,我们的车门就被拉开了,那个朋友就被拽出去打。

 

  后来我就拄着拐杖,下车绕到车屁股后边,我就喊:你们打什么人啊。就在这时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冲过来一个起码比我高半头的小伙子,那人一看就是喝了酒,快冲到我跟前时,跟他一起打人的人就把他抱住了。


因为惯性太大,我还是被撞了一下。

 

  其实那天还有个巧事,我不是跟这些人不熟嘛。我就打电话给我的朋友让他们过来听我唱歌。这时我就去马路边上给朋友打电话,说出大事了你们赶紧来。我朋友来了就问谁打你了。


结果那打人的七八个小伙子,明白的撒腿就跑,那个喝酒喝多了的,就是开始撞了我的小伙子,就说打了又怎么着,结果他当时就(被打)倒下了。

 

  鲁:第二天警车就来了?

 

  徐:当时在公安局,我能感觉到进进出出刑警们的那种气愤,这让我意识到可能出现了一种很严重的后果,但是我当时根本没有意识到出了什么事。他们只是给我打了个电话。我在总政拘留所住了八天,一回到部队,就发现我的床放在材料间里,搁中间,周围全是上下铺的架子床,还有单人铺。而且睡觉不许关灯,所有的插销都不见了,没有电视,只有一个挂得很高的瓦数很低的灯泡。在我房间里的那些警卫都戴着红袖标。

 

  鲁:您不能出去了?

 

  徐:我那时候才意识到,这些戴红袖标的人两个小时一换岗,都是为了我,但那时候我还是不知道我到底犯了什么罪。当时我就觉得自己挺无辜的。


举个例子,我有事打电话让司机来接我,结果司机在过来路上把人撞死了,我是不是应该负责任。


5

 

再也不唱《血染的风采

 

尽管他没什么过错,法院最终也判决他不承担法律责任,但是作为现役军人,第二天他就失去自由了,被关一年多禁闭。随后,徐良又离婚了。他跌到了人生的最低谷。


在关禁闭的一年多期间,徐良与发妻陈燕协议离婚。这是徐良人生最低谷的一年,但恰恰在这一年,徐良收获了真正的爱情。当年的战友小宁冲破部队阻力前去探视,感动了沦为阶下囚的徐良。2001年徐良与小宁结了婚,2003年他们有了心爱的儿子欧欧。


徐良现在的妻子

如今,在北京的天通苑,徐良一家像普通的北京市民一样平静生活着。小宁现在在公司做事,同事都不知道她是徐良的妻子。他们就像普通市民一样平静地生活。徐良是个爱玩的人,虽然少条腿,他却说别人能做的他都要会。他现在自己开自动档的车,经常去游泳,还爬山。

只是,徐良再也不愿唱《血染的风采》。


     鲁:如果你去卡拉OK的话,你还会唱《血染的风采》这首歌吗?

 

  徐:不会唱了。

 

  鲁:为什么呢?

 

  徐: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反正他们知道我不喜欢。

 

  鲁:现在上街有人能认出你吗?你会承认你是徐良吗?

 

  徐:我不承认。

 

  鲁:他们会不会问你的腿?

 

  徐:会问,我通常回答:是车撞的。如果有人注意到         我,马上要说出我名字了,我就转身赶紧走。  

从人人皆知的英雄明星,到现在不愿被人认出,徐良感 慨:英雄很难当,因为英雄在常人眼里不是一个人,而是神。“英雄其实也需要吃饭、睡觉,甚至有偶然说脏话的时候。但当人们发现英雄是一个平常人时,感觉就会不好。”


大起大落后,徐良的最大心愿是和妻子、儿子一起平淡快乐地生活


据朋友说,“像男人一样活着”现在是他的口头禅。


最后大妈发几张徐良八一和战友聚会的私密近照,也让我们再次向英雄致敬,英雄是我们民族的脊梁,不能允许有人肆意的向英雄们泼脏水,祝福英雄。



最近,北京大妈找到了当年徐良于1987年在舞台上演唱的《血染的风采》。


有想看的退出文章后,在消息框给北京大妈回复:徐良,北京大妈把当年英雄徐良的现场版视频《血染的风采》发给您。



声明:图片和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很多人都在看这些


1、惊出一身冷汗!这4种菜天天吃,竟然致癌?

2、其实,你一直在给别人养老!

3、这种菜价格涨得太反常,就在这两天!

4、我们这一代人,“待遇”怎么还不如狗?

商务合作

请加qq:

1963732135


更多点击 阅读原文,
喜欢就点
好看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鼓励,我会继续努力的!

文章地址:

用户邮箱:

打赏金额:USDT

点击”去打赏“,即可进行打赏支持本文章哦

发表评论

正在加载验证码......

请先完成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