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反对派R.I.O <Rock in Opposition>

摇滚反对派R.I.O <Rock in Opposition>

FUTURE PHONOGRAPH 欧美男星 2021-02-10 17:34:48 36

购置年货,淘到了一张遗失已久的Univers Zero专辑,成为了写这篇文章的契机。Univers Zero是比利时的R.I.O运动的代表。

R.I.O运动不是微醺,也不是里约摇滚,而是Rock in Opposition(摇滚反对派、反摇滚、反动的摇滚),或用我曾经的老师Mark Hodnett的概括——像室内乐的摇滚乐。

这场运动包括Univers Zero、Henry Cow、Samla Mammas Mann等等,他们有些是学院派、有些是半学院派以及学院派的叛徒,国内能找到的一些关于他们的文章大多浓缩在泛前卫摇滚的介绍中。

本文会从安利的角度入手推荐一些和R.I.O运动有关的乐团和唱片,希望你们喜欢。


之前介绍过的比利时厂牌Sub Rosa再版的

Univers Zero <Heresie>


R.I.O运动发迹于七十年代末期,一度与德国酸菜摇滚等欧陆先锋派运动合流,影响力持续至今。最早的一批R.I.O团普遍的共同点是在自己的国家不被重视,难以在主流唱片公司出版的先锋派。

1978年初英国的Henry Cow联合他们的经纪人Nick Hobbs以及其他四支欧洲团举办了名为Rock in Opposition的音乐节,口号是“唱片公司不想让你听见的音乐”,由此作为开端。


 

初代RIO团的演出海报









Henry Cow

由Fred Frith和萨克斯手Tim Hodgkinson于剑桥大学创立,其他的重要成员还有Chris Cutler/John Greaves/Lindsay Cooper等等。

鼓手ChrisCutler曾说:“其他音乐家是用药物进行实验,而我们则是用激进的政治观点”。


Fred Frith是当代先锋、实验领域的明星之一,和诸多有名的音乐家都有合作包括John Zorn、Lol Coxhill、Bob Ostertag等等,他是John Zorn领导的激烈朋克爵士团Naked City的贝斯手,这是我最早知道他的渠道,但这是另一个话题了。



Fred Frith


鼓手Chris Cutler同样也是欧洲先锋、实验领域的活跃分子。他1947年出生于华盛顿特区,但在英国长大,自1966年左右开始打鼓以来录制过上百张唱片。

合作过众多音乐人包括 Jump For Joy!、Pere Ubu、Art Bears等等,同时他还是一位强硬派社会主义者以及民族音乐学家。



 Chris Cutler


后来加入的Lindsay Cooper则是同时期场景里的重要女性成员,联系起了许多先锋派女性音乐家包括Maggie Nicols、Joëlle Léandr(她是我最喜欢的贝斯手之一)等。她还组建了自由即兴团体Feminist Improvising Group,她演奏巴松管和单簧管,这也成为了Henry Cow的标志性声音。

 

Feminist Improvising Group


Henry Cow最有名的专辑通常被认为是他们七十年代发行的那几张“袜子”专辑,可以说是奠定了R.I.O美学。融合了自由爵士、古典音乐、诵读音乐等元素。

初代R.I.O团虽然各不相同但相比同时期的泛艺术、前卫摇滚它们更加晦涩、难听,拥有更多的器乐即兴和噪音,即使他们的现场演出看上去并不那么激烈。 


Henry Cow <Unrest>


2008年发行的<Stockholm & Göteborg>则是我自己最喜欢的Henry Cow专辑,收录了他们几组作曲,这张专辑更偏向于现代派音乐的怀抱,有着更明确的结构。

 

Henry Cow <Stockholm & Göteborg>


讲完Henry Cow,再回到上文提到的Univers Zero









Univers Zero

1974年在比利时的布鲁塞尔成立,另一个R.I.O运动先驱。

重要成员包括Daniel Denis/Michel Berckmans等,他们最初的名字叫作Necronomicon后来改成了比利时作家Jacques Sternberg的小说<Univers Zéro>的名字。



 点击可试听 



Henry Cow一样,他们最早受到许多爵士乐的影响。直到Michel Berckmans加入(他和Lindsay Cooper一样演奏巴松管),他们开始偏向于向古典音乐摄取养分包括Bartók*和Stravinsky*还有一些比利时的冷门作曲家。某种程度上来说Univers Zero可能是最能代表“像室内乐的摇滚乐”气质的团,最具代表性的是他们早期的专辑包括<Univers Zéro>和<Heresie>,<Univers Zéro>里的一些曲子甚至让我想到了《新世界福音战士》里的几首配乐。


Béla Bartók:现代最重要的作曲家之一,主要作品有歌剧《蓝胡子公爵的城堡》,舞剧《奇异的满大人》,乐队曲《舞蹈组曲》、《弦乐打击乐与钢片琴的音乐》、《乐队协奏曲》,三部钢琴协奏曲,六部弦乐四重奏以及许多乐曲、钢琴曲



Univers Zero <Heresie>


a


Samla Mammas Manna

同样是初代R.I.O团的Samla Mammas Manna,1970年由Lars Hollmer、Hans Bruniusson、Lars Krantz和Bebben Öberg在瑞典组建。

千禧年后日本传奇乐手吉田达也加入取代了Hans Bruniusson作为鼓手。



Samla Mammas Manna相比Univers ZeroHenry Cow,他们更接近于同时期的前卫摇滚比如坎特柏里之声*。


他们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Frank Zappa的影响,更加具有幽默感,更加容易听,某种程度上更加具有商业成功的可能。


坎特柏里之声:Canterbury Scene——六七十年代兴起于英国的前卫摇滚运动

 

Samla Mammas Manna

<Samla Mammas Manna>


Samla Mammas Manna一样,意大利的Stormy Six是另一支相对容易听的R.I.O先驱。



Stormy Six

1966成立于米兰,核心成员包是吉他手Franco Fabbri,目前他从事音乐教育工作。




Stormy Six早期的专辑非常有意思包括<Le Idee Di Oggi Per La Musica Di Domani>等,它们并不特别前卫而是偏向于左翼的反抗民歌,可以视作R.I.O运动的一个不同切入点。


Stormy Six

<Le Idee Di Oggi Per La Musica Di Domani>


Stormy Six在R.I.O时期的作品除了同样从爵士、古典音乐中获取养料的同时也会使用一些意大利民歌作为材料,同样他们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到Frank Zappa的影响。


Stormy Six

<Un Biglietto Del Tram> 


最后一个初代R.I.O团是法国的Etron Fou Leloublan(法语——疯狂的狗屎,白狼),1973年由疯狂的萨克斯手Chris Chanet组建。

 

Etron Fou Leloublan


他们也许可以被视作被追认的朋克爵士*的先驱之一。结合了神经质的朗诵、爵士乐、达达主义、朋克摇滚等等元素,甚至还有些无浪潮。Etron Fou Leloublan是R.I.O运动中的怪逼混合体也是最激烈的一支R.I.O团。

朋克爵士:Lounge Lizards在八十年代发明了这个词。

 

Etron Fou Le Loublan <Batelages>


Art Bears是1978年由Henry Cow的三位成员Chris Cutler、Dagmar Krause、Fred Frith组建,最初可以被视为Henry Cow的分支项目。同样结合了R.I.O团该有的那些经典元素,Art Bears在此基础上加入了更多的演唱成分。主唱Dagmar Krause同时也是一支先锋流行团Slapp Happy的核心成员。

 

Dagmar Krause

 

Art Bears <Hopes And Fears>


Aqsak Maboul同样来自比利时,1977由Crammed Discs厂牌的拥有者Marc Hollander和他的合伙人Vincent Kenis组建。

Aqsak Maboul致力于融合诸多不同的音乐元素,除了R.I.O的标配他们还加入了巴尔干音乐、非洲音乐、极简主义等元素,如同Etron Fou Leloublan一样是十分混乱的结合体。

 

Aqsak Maboul <Un Peu De L'Âme Des Bandits>


最后介绍的是上文提及的 Jump For Joy!,他们可以被视为先锋派、前卫摇滚领域的Super Group,也是R.I.O运动与德国酸菜摇滚合流的产物。

成员包括了德国传奇FaustJean-Hervé Peron、Geraldine Swayne、Zappi,Henry CowChris Cutler、Geoff Leigh以及Yumi Hara。全明星阵容,他们在2016年和2018年发行了两张专辑都非常值得一听。


Jump For Joy!



Jump For Joy! <Bat Pullover> 


时至今日虽然许多R.I.O运动的早期团体已经不再活跃,但是Rock in Opposition音乐节一直持续至今。2017年的Rock in Opposition音乐节吸引了Gong、Faust、Slapp Happy甚至日本的Acid Mothers Temple参加。

作为一种文化,R.I.O甚至发展为一种国际美学倾向,最近听到的墨西哥团体Decibel 、Vía Láctea也曾参加过Rock in Opposition音乐节。

相关的录音可以在< Mexican Cassette Culture Recordings 1977-1982 >这张合集里找到。

 

<Mexican Cassette Culture Recordings 1977-1982>

文:Fish费史

排版:嘉

校正:嘉

回顾:



冲绳怪奇音乐厂牌—死神ざくろ 


須磨邦雄和美狂乱 「少年期和中学期」

「Me and My Sandcastle」哈哈哈哈哈哈!打开我吧 我好玩儿 






发表评论

正在加载验证码......

请先完成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