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疼潘粤明!!

心疼潘粤明!!

最人物 内地男星 2021-09-29 17:35:49 22

潘粤明的人生,是被一分为二的。


前半段,他被命运推着走,后半段,他推着命运走。而中间的分割点,是那场几乎已经成为他人生标签、也差点将他打倒的婚姻。


2012年,在与董洁那场“离婚风波”之后,潘粤明有几乎长达5年的时间,消失在了大众的视野之中。


当人们几乎要将他遗忘时,他又凭借《白夜追凶》《龙岭迷窟》《云南虫谷》等几部大热作品,再次回归。


只不过,再次出现时,他的形象早已不再是过去那个白衣少年,而是一个“有些慈祥”的中年男人。


曾经的经历几乎让潘粤明的人生发生了某种颠覆——过去,他在采访中聊游戏,聊足球,聊自己最近看了什么动漫。


而如今,他在采访里讲饮茶,讲水墨画,讲自己能够在29秒内背诵完一遍《心经》。


对于曾经的那段婚姻,他几乎做到了闭口不谈:“一路走来,也是活该”;而对于自己的事业,他说:“我不知道自己在这个行业里,能活多长时间。”


人到中年,触底反弹。潘粤明心中常怀感激,却不再有危机,他说自己现在最大的担忧只有一个——“瘦不下来”。


活到47岁,潘粤明或许早已不再害怕“摔倒”。毕竟,在他的人生里,摔倒并不可怕,只要还能站起来,就算赢家。



 

北京男孩潘粤明生长在胡同里。

 

有很长一段时间,“胡同”都是潘粤明人生中的计量单位:从家到学校,要穿过3条胡同,从学校再到炸酱面店,要穿过1条胡同。

 

而从他读书的北京师范大学到中央戏剧学院,要走2条胡同。

 

生活在胡同里,潘粤明的世界变得又小又透明——一起长大的都是同一拨人,学校就在家不远处,谁今天考试没及格,谁今天在班里又被罚站了,通常人还没回到家,消息就会传回家中。


潘粤明小时候


偶尔,潘粤明还会和好友一起从家里偷几毛钱,跑去街角的商店里买几张画片回来拍,拍到两手发黑、天也发黑才肯回家。
 
回家之后,不免一顿打:
 
“我爸拿鸡毛掸子抽我,发小他妈拿鸡毛掸子抽他,因为我们住在对门,院门都是开着的,我俩就一边被揍,一边哭着看对方。”
 
回忆起小时候,潘粤明说自己:“有点混,有点拧,还有点内向。”

16岁的潘粤明

有一年高中暑假,潘粤明在家中翻报纸,看到北京儿艺正开办暑期表演班,潘粤明琢磨,或许这种班能改变自己内向的性格,于是和父母商量了一下,潘粤明就报上了名。
 
表演班一周上2次课,上课的主要内容多数时候都是演技培训。彼时儿艺的一个演员在李连杰主演的电影《方世玉》里当副导演,于是便以“社会实践”的名义,带着全班同学一起去剧组里做群演。
 
回头看,在一定程度上,这成为了潘粤明演艺生涯的开端——虽然只在电影里扮演了一位家丁,但他却感到了拍戏这件事的乐趣。

电影《方世玉》中跑龙套的潘粤明


因为这次表演,他又获得机会,在94版《三国演义》中扮演了孙权的儿子孙休。从那时起,他就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自己以后一定要成为一名演员。

94版《三国演义》中20岁的潘粤明


那一年是1994年,潘粤明刚满20岁,他常常会骑着父亲给他买的山地车在整个北京四处乱窜,许多年后回忆起来,潘粤明说:
 
“那是我人生中最自由的时刻。”
 
潘粤明常以“典型的70年代出生的北京孩子”来形容自己——这一代孩子们都是看着王朔、莫言与刘恒的书长大,所以骨子里多少会有一点叛逆和自嘲的东西在。
 
而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解释了他性格中“拧”的那一部分。
 

19岁的潘粤明


1995年,潘粤明同时报考了北京电影学院与中央戏剧学院的表演系,并且都拿到了第三轮面试通知。
 
然而在那一年,北电与中戏的第三轮面试时间撞到了一天,纠结之下,潘粤明放弃了中戏,选择了北电,但却因为文化课成绩不够,最终报考失败。
 
潘粤明不服输,硬是复读一年,在1996年再次报考两所学校。当他拿着报名表再次来到中戏时,老师却在看了一眼他的名字后,立刻把报名表还给了他:
 
“我们不能收你。”
 
后来,潘粤明才知道,原来在前一年,中戏在第二轮面试时就已经决定破格录取潘粤明,在第三轮面试当天,老师等了好久,都没能等来他。
 
末了,老师对他说:“你不该放弃中戏的”。

潘粤明旧照


而潘粤明对于北电的坚持,也并没有获得回报,第二次报考,他依然以失败告终。潘粤明突然灰了心,他说:“那时候我就觉得,自己可能并不适合做演员。”
 
那是1996年,面对接连失利与不得不放弃的演员梦想,潘粤明十分沮丧,在那一年的除夕夜,他甚至没有心情走出自己的卧室,和父母一起看央视春晚。
 
他不知道的是,在那年的春晚上,赵丽蓉与巩汉林带来了经典小品《打工奇遇》,而站在赵丽蓉身后那个名叫“董洁”的女生,会在10年后,与自己相遇。
 
关于潘粤明人生的一些故事线索,开始渐渐埋下了。

《打工奇遇》中16岁的董洁(左一)
 
 
1996年,潘粤明调转方向,进入北京师范大学,学起了影视制作。
 
虽然与演员专业擦肩而过,但是在北师大学习影视制作的日子,也给潘粤明日后的演艺生涯,带来了长久的影响。
 
那时,潘粤明所就读的北师大与中戏只距离几公里,每到周二周三,中戏会连放两场电影,潘粤明常常和同学一起,骑着自行车去中戏看电影。

在学校里,他学习剪辑构图、电影历史、剧本结构,在学校外,他大量地观看着各类电影。
 
在知识与观影量的积累下,潘粤明开始渐渐对于“演员”这一职业,形成了一种“敬仰的感情”。
 
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在拍摄时潘粤明只要一听到摄影机发出“嘎啦啦”的声音,就会变得压力很大。
 
他说:“因为我在学校学过暗房工艺,我知道胶片摄影这种东西,一旦曝光就不可能重复使用了。”


2000年,26岁的潘粤明从学校毕业。
 
刚毕业的那几年,潘粤明过得并不顺利,那时他常常和朋友们到处去剧组“扫楼”——哪个剧组需要演员,他们就跑到剧组里送上照片,再留下自己的BB机号。
 
那些年,潘粤明留着一头长发,整个人散发出一种阴郁的气息。
 
没事的日子,他会和那些同样抱着演员梦的朋友们聚在一起,看看电影,逛逛街,聊聊理想,骑着自行车看星星。
 
“就等着BB机响。”


虽然是北京人,但是毕业之后,潘粤明就选择搬出家里,和当时北漂的朋友们一起,在地下室租了一间房子。
 
房间里信号不好,潘粤明就会将BB机竖在地下室的窗边,只要BB机一响,他就会立刻从床上弹起来,跑到公共电话亭回电话。
 
但大多数时候,就连跑龙套的机会,都并没有多少,所以除了演员,潘粤明还在剧组里做过剧务、后期。

当剧务时期的潘粤明

一次,潘粤明的一个朋友要去剧组面试,彼时潘粤明恰好手里没活,于是便跟着一起去剧组看看,心想能不能找到一些场务的工作做。
 
没想到,在这次面试中,潘粤明被第六代导演路学长看中,邀请他在自己的电影《非常假日》里扮演男主角雷海洋。

《非常假日》中的潘粤明


这部电影将潘粤明彻底推进了演艺圈。许多人在看过这部电影后,感叹潘粤明是一个“天生的演员”。
 
纵使这是他主演的第一部作品,但在他的表演之间几乎看不见任何生疏感,而更多的,是他对角色独特且细腻的刻画。
 
凭借这部电影,潘粤明拿下了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新人奖。少年时期的演员梦想,在潘粤明25岁那年,终于实现了。
 
 
回头看,虽然非科班出身,但潘粤明在最初进入演艺圈的日子里,十分顺遂。
 
如果在那个年代有“流量”一词存在的话,潘粤明则无疑是那时的“流量担当”。那些年与他合作过的女明星,放在当今看,都依然是“当红的演技派”。
 
《非常假日》之后,他又与李冰冰、范冰冰合作了电视剧《青春出动》,在这部电视剧中,范冰冰还献上了自己的荧屏初吻,而对象正是潘粤明。
 
这之后,潘粤明又与刚从中戏毕业的袁泉合作出演了电影《蓝色爱情》,凭借片中“邰林”一角,他被第一次提名“金鸡奖最佳男演员”。

《蓝色爱情》中的潘粤明与袁泉


之后的日子里,他又与陶虹合作了电影《极度险情》,与章子怡合作了电影《梅兰芳》,还成为了张柏芝首部大陆电视剧《天涯歌女》的男主角。

 《极度险情》中的陶虹与潘粤明


《天涯歌女》中的张柏芝和潘粤明


2006年,他主演的三部电视剧《京华烟云》《红衣坊》《白蛇传》在先后在央视热播。而《红衣坊》的男女主演,是董洁和潘粤明。
 
那一年,潘粤明32岁,董洁26岁。
 
回头看,在潘粤明凭借电影《蓝色爱情》被提名最佳男演员的前一年,董洁以周迅替补的身份,再次出现在了央视春晚的舞台上,站在谢霆锋身边,成为了他的的“新娘”。

2000年央视春晚舞台上

20岁的董洁和20岁的谢霆锋

 
在那之后,她被张艺谋选中,成为了第三代“谋女郎”,与赵本山共同出演了电影《幸福时光》。

《幸福时光》中的赵本山和董洁


之后的日子,董洁与潘粤明的人生像两条横线,直到2006年,凭借电视剧《红衣坊》,才终于有所交汇——在拍摄过程中,两人渐渐熟悉,并逐步发展成为恋人。
 
彼时两人都处于事业的上升期,能见面的机会不多,平日里只能用传短信的方式保持联络。因为发过的短信两人都不舍得删,所以每次手机收件箱满了之后,他们就会换一个手机继续发。
 
恋爱那几年,两人的恋爱短信存满了好几个手机。
 

2008年,潘粤明与董洁结束了爱情长跑,在北京举办了一场小型婚礼,只邀请了家人和亲近的好友出席。
 
在当时,潘粤明与董洁被称为是娱乐圈里的“金童玉女”,每个人都对他们的婚姻抱有着极大的祝福。

董洁与潘粤明的结婚照

在婚后,两人也确实有过一段幸福的时光。至今,如果在潘粤明的微博里搜索“小D”,都仍然能搜索出当年他与董洁相恋时的过往。
 
婚后第二年,董洁与潘粤明的儿子出生,潘粤明给儿子取名“顶顶”,他说因为自己那时候感觉“幸福到了顶点”。
 
那一年,潘粤明35岁。家庭幸福,事业顺遂,他常和周围的朋友感叹:“我觉得我迎来了人生的第二个高峰。”
 

潘粤明、董洁与儿子顶顶


然而那时的潘粤明未曾想到,既有高峰,就有下坡。
 
在孩子出生100天后,潘粤明返回剧组拍戏。在拍摄一场躲避泥石流追赶的镜头时,潘粤明不小心连人带车从23米高的山上滚下,坠落山底。
 
因为拍摄地点偏远,潘粤明一动不动的在崖底躺了近一个小时,才有救护车赶来。
 
这次车祸造成了潘粤明肺部被肋骨穿透,因为伤势过于严重,他还被下了病危通知书,好在抢救及时,潘粤明被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
 
车祸之后,潘粤明戒掉了抽烟的习惯,也开始为了恢复身体,大量进食有营养的食物,在进补与戒烟的双重影响下,慢慢的,潘粤明整个肚子就圆滚滚了起来。
 
发胖这件事,头一次出现在了潘粤明35岁的人生中。他说:“我的中年危机,就是从那个时候,正式拉开帷幕的。”

虽然变胖,但那时的潘粤明依然十分幸福。
 
后来,康复之后的潘粤明在采访中反复提及自己被抢救时,恍惚之中看到妻子董洁站在旁边,脸上满是泪水。
 
他说:“那时我就在想,不管自己未来变成什么样,有一件事是做对了——我娶了一个最好的老婆。”
 
那时的潘粤明未曾想到,那个让他重伤的谷底,并不是他人生中最后的谷底,也不是让他“最痛”的谷底。

站上高峰的人,容易面临深渊。
 
 
2012年3月8日,妇女节当天,潘粤明一大早出门工作,坐在车里,车内音响里突然响起他和董洁结婚那天,现场播放的音乐。
 
随即他发了一条微博:“不知不觉几年已经过去了,心中感慨万千,好女孩儿、好女人、好妈妈,节日快乐!”
 
这一年,是董洁与潘粤明结婚的第4年了。


如今看,那几乎是这段婚姻最后的“幸福时光”。

在这条微博发出去7个月后,董洁的工作室发布了一条声明,直指潘粤明“嗜赌成性、粗暴无礼”,与其随之一起出现的“证据”,还有潘粤明在赌场的照片。
 
一时之间,公众的舆论与质疑一齐向潘粤明涌来,纵使潘粤明也发布了一条长文解释,但始终效果甚微。
 
那段时间成为了潘粤明人生最黑暗的日子,他每天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开灯,也不和任何人联系,他形容那种痛苦是“被蜘蛛网包裹着的、让人窒息的痛苦。”
 
他反复问自己:“好好的一个家,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潘粤明与董洁旧照


极具戏剧性的是,在董洁发出声明的5个月后,她与王大治的“激吻照”被记者爆出,一边倒的舆论突然有了新走向。
 
与此同时,潘粤明将董洁的经纪人以“诽谤罪”告上了法庭,而判决的结果,是潘粤明取得了胜诉。
 
虽然法律给了他公道,舆论渐渐还他清白,但人们对他的印象,早已被打上了印章。 而他的事业,也遭到了摧毁性的打击。
 
后来再聊起这段过往,潘粤明说:“我知道家庭的危机会比较普遍,但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也没想到杀伤力这么强。”
 
离婚事件之后,来找潘粤明的角色发生了巨大的转弯。
 
过去来找他的剧本,大多数都是一些“白衣少年”“白面书生”的角色,而婚变之后,被送到他面前的人设,都是一些有些落魄的中年角色。
 
2013年,潘粤明出现在电影《脱轨时代》中,在电影中他扮演了一位婚姻失败、生活一片混乱的中年男人——那几乎与他当时的状况如出一辙。

《脱轨时代》中的潘粤明


镜头里,潘粤明落魄地走在街头,似乎随时都会趴倒在地,镜头外,潘粤明在自己的人生中再次站起来,也花费了很长时间。
 
 
离婚风波之后,潘粤明有近5年的时间,没有出现在大众视野之中。
 
期间,他又出演了电影《怒放》和《大嘴巴子》,虽然都没有激起太大水花,但潘粤明却在这一过程中,逐渐从死胡同里走了出来。
 
2016年,潘粤明出现在综艺《跨界歌王》中,演唱了一首李宗盛的《给自己的歌》,坐在台上,他用一块红布捂住双眼,声嘶力竭地唱:
 
“旧爱的誓言像极了一个巴掌,
每当你记起一句,就给你一个巴掌。”
 
这一唱,唱出了潘粤明这些年来的苦闷与不解。
 

综艺《跨界歌王》中的潘粤明


《白夜追凶》的总制片人袁玉梅,在看了潘粤明在《跨界歌王》中的表演后,和制片人五百建议,让潘粤明来试试。
 
谈及原因,她说是因为在节目中唱歌的潘粤明身上有种有点悲伤,又十分坚毅的气质。
 
在看过剧本后,潘粤明对片中一人分饰两角的设定十分感兴趣,没有片刻犹豫,他就接受了这个剧本的邀请。

《白夜追凶》中的潘粤明


为了拍摄电视剧《白夜追凶》,潘粤明拒绝了《我的前半生》中“陈俊生”一角。这并不是潘粤明第一次错过“爆款”。
 
早在几年前,他就曾经因为拍摄电视剧《天涯歌女》,而错过了赵宝刚导演的《奋斗》。
 
因为在电视剧《白夜追凶》中,潘粤明需要一人饰两角——一对双胞胎兄弟,哥哥是警察,弟弟是商人。这也就意味着,他的剧本是普通主演的两倍。

《白夜追凶》中潘粤明一人分饰两角


每天,潘粤明都要拍摄16-18个小时,拍摄结束回到酒店后,他还要继续背剧本,偶尔睡过去,睁眼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伸手摸剧本。
 
那时候潘粤明最羡慕的就是同剧组的演员外出逛街——在整个拍摄期间,他只出过剧组一次。
 
潘粤明的努力没有白费,电视剧播出后收获了如潮般好评。至今,《白夜追凶》在豆瓣上有近50万人打出了9.0分的成绩。
 
而作为主演的潘粤明,也带着“演技炸裂”和“中年发福”这两个标签,再次回归大众视线。
 
面对这两个标签,对于前者,潘粤明说:“我就是一个演员,很幸运演了一部被大家关注的剧,别的也没什么了。”

对于后者,他表示自己会努力减肥。

 
但很显然,潘粤明减肥失败了。
 
2020年,潘粤明出现在电视剧《龙岭迷窟》中,扮演了“胡八一”一角,在剧集播出的第二天,潘粤明给观众们写了一封信,在信的最后,他说:
 
“我看到大家说我胖了,我知道胖八一会影响灯丝们看这部作品的带入感,向大伙儿道歉!我会在后面的工作中严重注意对自身饮食及身材的管控!
 
我也非常想把一个有意思的可看性很高的角色留在你们的心目中!我会为此努力!”

《龙岭迷窟》中的潘粤明


曾经有人断言,那场闹得沸沸扬扬的离婚事件,会让潘粤明“再也翻不了身”。
 
但如今看,以《白夜追凶》为起点,再到《龙岭迷窟》与前不久热播的《云南虫谷》,潘粤明依靠演技与真诚,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但纵使如此,每当接受访问时,大家仍对9年前他的那场不体面分手充满兴趣,对此,潘粤明极少聊起。
 
聊起爱情,他说自己仍愿意相信。聊起事业他说:“我只是心残,志不残。”


在他看来,一切都已归于平静,然而平静之中,偶尔还会有裂缝出现。
 
2016年,董洁带着儿子顶顶登上综艺《妈妈是超人》,节目中,当被问到与潘粤明有关的问题时,董洁说:
 
“没有办法,我们都要接受现实,我也要接受现实,顶顶也要接受现实,谁也没有办法改变命运。”
 
潘粤明罕见地在微博上回应:“真要面对现实,敢不敢把真相讲出来。”


或许时间过去,有些事情,潘粤明早已放下。有些事情,他仍不能释怀,比如再次被误解。
 
 
从2013年至今,潘粤明已经有8年的时间没有见过儿子了。
 
但每年,潘粤明都会在儿子生日当天,按时发送一条微博,微博内容是一只小牛和一个红色的气球。
 
当被问及为何要坚持在孩子生日这天,发送同一条微博。他说:“希望儿子知道,自己是因为爱,才来到这个世界的。”

潘粤明每年在儿子生日当天发的微博


曾经有人这样评价潘粤明:“就算在生活中偶遇瓶颈,你也在他身上看不到任何被压抑的感觉,他的表情里永远是平静。”
 
潘粤明将这种平静归于成长的过程——“我们这帮生于70年代的北京孩子们,好像活得都过于安逸,没大追求。”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潘粤明的电视只有两个用途——打游戏与看足球,他甚至连自己主演的电视剧,都没有看全过。
 
如今,潘粤明却会在自己作品播出当晚,守在屏幕前,看大家对于剧集的评价。潘粤明说:“比起过去,我确实更努力了。”
 
虽然努力,潘粤明却不功利。
 
在他眼中,一个人的人生,就是一个不断攀爬下落的过程,会有高峰,也会有低谷——“你不可能一直站在高处。”
 
想明白了这些,潘粤明开始觉得人生越来越简单。


潘粤明曾经形容自己人生中最黑暗那段日子为——在海里游着游着,救生圈突然破了,自己一下失去了航行能力。
 
“那时候,是朋友们每个人伸出了一根小拇指,将我托了起来。”
 
而如今,事过境迁,潘粤明早已学会了游泳。

屠呦呦吴孟超袁隆平钟南山

蔡志忠已出家李子柒已报警

赵文卓健美女冠军范雨素

2008中国往事80年代回忆录

赵雷朴树许巍李健韩红

李荣浩彭磊马东大张伟

张学友李宗盛王力宏陈奕迅张艾嘉

胡歌王宝强陈道明张译

汪曾祺李叔同王小波



点击阅读原文

看更多人物故事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鼓励,我会继续努力的!

文章地址:

用户姓名:

打赏金额:USDT

点击”去打赏“,即可进行打赏支持本文章哦

发表评论

正在加载验证码......

请先完成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