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世界,布兰妮血泪控诉她的魔鬼父亲.

震惊世界,布兰妮血泪控诉她的魔鬼父亲.

Edwin埃德文 欧美女星 2021-06-24 23:49:31 71


#FreeBritney#
“我不想让自己的生活再成为一个秘密。家人们一直利用和剥削我。父亲沉迷于对我的操控,我一直告诉全世界我很好,但那些都是谎话,我并不快乐,每天都很沮丧,甚至无法睡个安稳觉。”

布兰妮Britney Spears在周三的听证会上公开谈及她父亲对她的监护权,长达24分钟的声明,简直令人窒息,她的父亲比魔鬼还可怕。



1999年发行首张专辑《爱的初告白》,迅速在全球爆红的流行天后小甜甜布兰妮Britney Spears,现年已39岁,她的父亲Jamie Spears已担任她的终身监护人长达13年的时间,这段期间以来,布兰妮的财产和人身自由一直被父亲和律师全权掌控。



#FreeBritney#是一项歌迷自发的社会运动,在2019年开始流行,旨在让布兰妮从她父亲持续监护中获得自主权。2018年布兰妮Britney Spears要求解除父亲对她的监护以及财产保管权,然而洛杉矶法院判决驳回了她的申请。



本周三,布兰妮再次出席听证会,她恳求法官,在不对她进行心理评估的情况下,结束父亲的病态监管:我只想恢复我的生活。


布兰妮讲述了自己被监护计划控制的黑暗生活,她所叙述的自己遭遇,简直连电影都不敢这样拍,她爸爸堪比吸血鬼,对女儿的所作所为令人发指。



被迫工作,签署演出合同。布兰妮在拉斯维加斯驻唱四年,一周要排练四天。当一场巡演结束想要休息,被告知新的巡演日程,不得不继续工作。


经纪人强迫我说如果我不办这场巡演,我就只能请律师。如果我不办巡演的话,经济公司会起诉我。当我从驻唱舞台下来时,他递给我一张纸说我得在上面签名。我觉得既危险又可怕。但在监护下,我连自己的律师都请不了。所以出于恐惧,我接下了这份工作。



长期服用药物,最严重的还被服用锂。布兰妮说,过去八年里每天早上都有同一个女人按时给她服用一样的药。当布兰妮拒绝巡演后,治疗师说他接到了无数电话说她排练时不配合,说我没有按医嘱服药。第二天,就立刻莫名其妙地让她服用了锂。


他让我停了已经服用了五年的药。锂是一种非常、非常强的药物,和我以前使用的完全不同。如果服用太多,坚持服用超过5个月,可能会精神受损。但他让我用了,我感觉就像醉了一样,甚至不能和我的父母进行正常的交谈。


服用锂之后的布兰妮很害怕,治疗师还带着六个新护士去她家监督观察她对这种新药的治疗,从一开始就布兰妮不想服用这种药。



被软禁,毫无人生自由。布兰妮说在她为期两周的假期里,每天都有一个女的去到她家对她做心理测试,还被告知必须这么做。之后,就接到她爸爸的电话说没通过测试。然后被送到了比弗利山庄的度假屋里去做康复治疗。


我在电话里哭了一个小时,但他却很享受我哭的每一分钟。对能掌控像我这样有实力的人会上瘾,他100%喜欢在自己女儿上施加这样的控制。他爱这样。我收拾好行李去了那个地方。我一周七天都在配合做他们的项目,没有休息日,在加州,只有性工作者才这样。


信用卡、现金、电话、护照全部被拿走,被安置在一个房子里配上护士,保安监督她的生活,丝毫没有自由和隐私。



高强度工作,对自己的日程毫无发言权。布兰妮对自己的日程安排中从来没有发言权。每天工作10个小时,而且没有休息日。对此布兰妮愤怒表示,她父亲和所有参与监管的人,包括管理层,他们都应该入狱。


在过去的十三年里一直不断为我爸爸工作,努力变得好看又漂亮。变得完美。是他逼我这么努力工作。他叫我做的一切都是因为加州法律允许我无知的父亲把自己的亲女儿这带进了一对一的角色,如果我和他共事,他们推延整个进程和允许他的为所欲为,让这帮人跟我共事的人有过多的控制权。



没有支配财产的自由。布兰妮的在赌城驻唱期间,她每周的演出利润能达150万到200万美元,而她得到的仅有2000美元,所有的钱都被她父亲和管理层瓜分殆尽。


我没有撒谎。我只想要回我的生活而已。已经13年了。都够了吧。我已经很久没亲自管钱了。


她说自己已经沦为了一个赚钱机器,她"厌倦了被人利用",表示自己才是那个努力工作挣钱的人,但她周围的每个人却可以直接使用她赚来的钱。



生育的自由也被剥夺。布兰妮想和男友循序渐进地拥有真正意义的生活,能够结婚生子。但他们在布兰妮身体里装了一个宫内节育器,不让她生孩子,也不让她去找医生把它取出来。


我被告知,我现在还在监护阶段,我不能结婚,也不能生孩子,我身体内有一个避孕环,所以我无法怀孕。我想把宫内节育器拿出来这样我就可以再要一个孩子了。但这个所谓的团队不让我去医生那里取出它,因为他们不想让我再生孩子。所以基本上,这种监护对我来说弊大于利。



疫情期间,布兰妮表示有一年的时间,没有做过任何护理,没有做指甲,没有做发型,没有按摩,没有针灸。一年里什么也没做,而她每周都看到家里的女佣都做不同的指甲。



很难想象,8岁出道,19岁成为世界级偶像,唱片销量过亿,身价过亿的布兰妮如今遭受着这样的待遇,而且造成这种现状的还是源自于她父亲。



因此在听证会上,布兰妮也明确表达,应该拥有自己的生活,应该拥有和其它任何人一样的权利,拥有一个孩子,一个家庭,诸如此类,甚至更多。


希望布兰妮能早日脱离父亲的魔爪,重获自由。#FreeBritney#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鼓励,我会继续努力的!

文章地址:

用户邮箱:

打赏金额:USDT

点击”去打赏“,即可进行打赏支持本文章哦

发表评论

正在加载验证码......

请先完成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