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俐,为什么能成为「巩俐」

巩俐,为什么能成为「巩俐」

传媒樱桃派 内地女星 2020-09-30 20:27:03 99



今天的推文不是手机分辨率出错,而是

樱桃参与央视新闻新世相联合发起的「中秋大事件」公益活动,我们今天的文字都调成了父母们能够看得清的大号字体,希望可以让更多人愿意搭建起与父母沟通的桥梁。

也希望每天都守候我推送的爸妈可以不用再不断放大屏幕来看清文字。


在节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今天来说说从父母辈青春时代一直强大至今的「巩俐」



《夺冠》终于上画,巩俐饰演的“铁榔头”郎平让影迷们惊叹。


一个叱咤影坛、一个呼啸体坛,两个传奇的女性在电影里有了合二为一。


1米69的巩俐演活了1米84的郎平,身高差被骨子里的霸气填平了距离。


对于外界的赞许和争议,巩俐倒是一如既往的不在意,只通过经纪人透露“赞美或喷子全接受,但我还是会一意孤行”。



这就是巩俐,几十年来可以只做自己的霸气。


但巩俐如何可以成为这样的巩俐呢?


01

我都是玩真格的




《夺冠》最初确定巩俐来出演郎平时,争议很大。郎平的状态和巩俐过往的美艳性感等标签都难有关联。


面对陈可辛的邀约,巩俐也打了退堂鼓,她担心自己演不好家喻户晓的这位体坛传奇。



最终的呈现是,片花才曝光时就让许多人惊讶,一个剪着朴素短发、微微佝偻着身子、拖着脚步、摇晃着肩膀走路的背影,乍一看,这不就是郎平本人吗?


瞬间,#巩俐连背影都会演戏#的彩虹气铺天盖地。



就连郎平本人都盖章认可“真的太像了”,“好演员就是不一样”。



其实,两人只有5岁的年龄差(郎平出生于1960年12月,巩俐出生于1965年12月),也都属于脸型偏长、颧骨较高的骨相,加上化妆的加持,面容上的接近可以通过技术解决。



可是,从步态、指挥时手指的动作到庆祝胜利时的习惯性手势和陷入僵局时凝重却保持淡定的神态,这些都像了个十足,又是什么神奇演技呢?



巩俐回应说,无他,但用心耳


在仅有的13天体验生活的日程里,她跟着郎平和女排队伍训练、比赛,戴上眼镜拿出小本本认真做笔记。



要演活郎平这样一个蜚声国际排坛的传奇,自己根本不懂排球是绝对不行的,她从基础做起,迅速“跟排球过上日子”,让那些专业术语刻进骨髓,表演时才会脱口而出。



小到一个用脚把球挑起来的动作,她也认认真真去模仿。


巩俐明白,作为一个优秀的运动员,如果说郎平还要蹲下去或弯腰去捡球,谁信?



所以开始说到的那个背影和蹒跚步态,巩俐也是仔细揣摩过。因为郎平的肩膀和手臂都做过手术、浑身不少伤病,走路一直都比较慢,这些细节都被她抓住。



陈可辛的爱人吴君如来剧组探班,多年前就合作过《赌侠2》,吴君如看她弓着背,还以为其背疼旧疾发作,巩俐赶紧制止了老友。



她挺直背说,“这样就变成我了”。她的目的,就是要“变成”郎平。



这样的巩俐能演好郎平,还有什么好奇怪?她们的共通点是——“玩真格的”。



业内有个传说:巩俐每演一个角色,就会get一项新技能。


1987年她出演《红高粱》时,光是学挑水种田就学了两个月,肩膀磨破了,最后跟着全剧组生生在山东高密种出了一大片茂密的高粱地。



演《菊豆》,她学会了染布。



拍《秋菊打官司》,她学会了一口本地人都难分辨的陕西话。



拍《艺伎回忆录》的五个月里,她每天要练习双手抛扇接扇的技巧,直到随手一扔就能完美炫技。



都说巩俐是巨星,却有多少人去看她下的笨功夫?


值不值,在于每个人的追求,巩俐的追求就是“演谁就要成为谁”



02

一百个镜头有一百个巩俐



不少人说巩俐是幸运的,赶上了中国电影的黄金年代,出道就是别人一辈子难以想象的巅峰。


这话又对又不对。


张艺谋拍《红高粱》时,那还是北电摄影系毕业的他第一次执掌导筒;


莫言的小说也只是在国内文坛引发关注,还没拿到诺贝尔文学奖,跟时下所谓的顶级IP还完全是两个概念;


姜文刚演完《芙蓉镇》,也还是个愣头青;


至于巩俐,在中戏刚学了一年多表演,连电影怎么拍都没有概念。



整个剧组没有概念,没有模式,没有套路,没有窠臼。



靠着一腔热血和浑身蛮劲的《红高粱》,就这么沿着生命力满满的野路子“大胆地往前走”,一路高歌,成功在柏林电影节擒下金熊奖。



《红高粱》开启了巩俐与张艺谋长达8年的情史以及相互成就的密切合作,其中包括与《红高粱》同样反映旧时代农村生活图景的《菊豆》、《大红灯笼高高挂》。


不同于生命力蓬勃的“九儿”,巩俐扮演的“菊豆”和“颂莲”,却是压抑的、扭曲的形象。



让巩俐斩获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影后暨金鸡奖最佳女主角的《秋菊打官司》,则塑造了一个纯朴倔强、一根筋要讨个说法的农村妇女“秋菊”。



见证他们情史终结的《摇啊摇,摇到外婆桥》里,巩俐又摇身变成了上海滩歌舞皇后小金宝,媚眼横飞又唱又跳,妖艳撩人。



爱断神伤的许多情侣都难再聚首,但巩俐却是张艺谋永恒的法宝。古装巨制流行时,张艺谋打造《满城尽带黄金甲》。


改编自《雷雨》的该片口碑有好有差,但是无人质疑巩俐出演的后宫版“繁漪”,她的骄傲与霸气,还有无奈与孤苦都混杂。


当年还有新闻报道,张艺谋有个执念,就是要为巩俐打造一个女王角色,或许确实只有他最懂巩俐。



2014年张艺谋拍摄《归来》,巩俐又成了虽然失忆却为爱执着守候的女教师冯婉瑜。


那带着点茫然的苦苦思索的有些失焦的眼神,那不敢相认的情怯瑟缩,那颤抖的嘴唇和手指,以及化为执念的等待,可以说巩俐奉献了教科书式的表演。



出道33年,巩俐合作过的知名导演不仅仅只有张艺谋,她就像是一枚剔透的多棱镜,在一百个镜头里,就有一百个巩俐。


在李翰祥的视角里,巩俐可以是饱受欺负的小宫女。



在程小东的镜头下,戴着帷帽白衣飘飘的巩俐也是仙气飘飘。



到了王晶这里,“如仙/如梦”,从名字就看得出当年巩俐有多么令香港影视圈惊艳,香艳时髦的她是阿星念念不忘的梦中情人。



古装武侠片的浪潮里,巩俐和青霞姐姐搭档的《新天龙八部之天山童姥》至今仍被视为两大姬圈扛把子的神仙过招。



在知名女导演黄蜀芹看来,巩俐还可以被塑造为女画家潘玉良这款从屈身红尘场到冲开藩篱去追求理想的奇女子。



陈凯歌的巅峰之作《霸王别姬》里,巩俐饰演的菊仙是程蝶衣的一根刺,既互相芥蒂,又同样卑微、同样骄傲自持。



几乎合作过的导演都倾向让巩俐出演旧时代的女性,或许他们都认定她那种浓浓的东方韵味和古典气质更适合这种style吧。


巩俐不多的时装片单里有一部张艾嘉自编自导的《梦醒时分》,放到今天来看就是一部“港漂女子图鉴”。



另外还能数出一部穿梭在两段感情两个角色之间的《周渔的火车》,当年她戴的陶艺项链风靡一时,绿皮火车和铁轨也成了女文青们拍照的热门打卡背景。



再到进军好莱坞之后的《艺伎回忆录》、《迈阿密风云》和《少年汉尼拔》,巩俐演了30多年,却不断在变化。



关于这点,巩俐自己的说法是:不想重复自己。



03

为什么大导演都爱巩俐



诚如陈凯歌所言,在电影工业的流水线上,演员容易被诸如“专业户”、“代言人”等刻板印象框死,制作方总是拿着雷同的角色来找你,能够突破界限的始终是少数。



那么巩俐为什么就可以成为这少数人呢?这不光是运气可以解释的。


刚出道时,她甚至并不是大家理想中的“九儿”。


张艺谋透露,他们开始想找的九儿其实是巩俐同班同学史可那种丰满健硕型的,只是史可当年跟着电视剧组跑了,作为摄影师的顾长卫觉得巩俐的神情“有味道”,这才敲定了她。



包括小说原著作者莫言都不看好她。



可是,很早就孤身一人走南闯北参加艺考的巩俐,愣凭着她那股倔强无畏把坦荡豁朗的九儿给演活了。



再到《秋菊打官司》,编剧刘恒写剧本时怎么也不能把脑海里的秋菊和巩俐给放到一起,苦口婆心给张艺谋做工作劝他换人。



在刘恒看来,巩俐就适合演类似《大红灯笼高高挂》里四太太颂莲那种病娇的女子,跟粗粝泼辣的村妇秋菊完全不挨边。


结果,巩俐用肥皂洗头把发质往干枯糟蹋,把白皙的脸颊晒出“高原红”,穿着笨重的棉袄棉裤怀里揣个枕头、扭着胯挺着腰走路,搁现在得说是“整容式演技”了吧?



但这些还只停留在形似,要做到神似,巩俐向内心挖掘自己倔强拧巴的一面,她甚至想起了母亲年轻时的执拗,找到那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劲,她才找到了“秋菊”这个人物的灵魂。



演过“秋菊”,巩俐的演技得到了认可,《霸王别姬》的监制徐枫也带着剧本找到了她。


原本片中的“菊仙”还考虑过梅艳芳,但想到张国荣+张丰毅+巩俐的组合也许更有新鲜感、更能擦出火花,包括陈凯歌在内的制作团队最终选中了巩俐。


片中菊仙那个面带震惊失望、眼中光芒黯淡的画面,还有最后转身前似怜悯似认命的情绪复杂的微笑,对比开始那个仰脖子喝酒生动泼辣的她,人物被摧毁的悲剧感不言而喻,巩俐用她的演绎印证了团队没有挑错人。



过往外界更多将该片的光环聚焦在张国荣堪称人戏不分的表演上,但巩俐的表现同样可圈可点。


她凭这个角色赢得了纽约影评人协会颁发的最佳女配角奖,并于2004年上榜《首映》杂志影史百大伟大表演榜单。


从那以后,巩俐片约不断,不再仅限于“张艺谋御用女主角”,因为“演得好的演员,角色是追着你跑的”。




ENDING




出道至今,除了少数几个老友的邀约,巩俐不上访谈节目,不接综艺,更不想着跨界转型做生意,只想当一个好演员,似乎毫无野心。



比起同行们都以同时开拍几部戏自矜“勤奋”,巩俐却跟洪晃坦白“我没有轧戏的能力”。


并不算高产的她留下的经典角色之多,鲜少有女演员可与匹敌,只因为每演一个角色,她都要把这个人物吃透。



工作之余,巩俐的生活低调而自我,她对于爱情从不遮掩,和现任丈夫的婚姻突然宣布,让人措手不及。


每每被拍到和伴侣逛街购物,她也并没有普通人认知里大明星前呼后拥的做派。



她认定生活就该和工作严格切分,越简单越随性越好,可以储存一下自己的能量,到了工作的时候再爆发出来。



而一旦进入工作状态,她就会全情投入,不放过在镜头前的每一秒。曾经拒绝过出演郎平的她如今已经认定,如果人生重来,她会选择成为一个排球运动员。



都说演员要有信念感,其实任何职业都一样。


就像她在《夺冠》里扮演的郎平一样,一面把排球狠狠砸向朱婷等队员,一面质问:“你为什么要打排球?你爱排球吗?”


而巩俐自己的答案是:我就喜欢(演员)这个职业。


或许这,才是巩俐之所以成为巩俐的根本所在。



今天就酱啦~



发表评论

正在加载验证码......

请先完成验证